論黃之鋒的庸俗

現時香港投注於黃之鋒的關切是頗為可笑的—-當然要感動也可以感動於這個小社會的溫情—-值得分析下的是那麼多人以仗義執言扶掖後輩的姿態製造輿論希望幫小之鋒一把讀上大學的用心,這裡面其實包含了一種「罪疚感」。我看到不少人發自內心的對小之鋒們表達感激之情:真係多謝你地呀…….為個社會付出咁多……

這種感激混含着罪疚是因為大眾普遍對政治社會事務避之則吉—-一直以來都是這樣,其實現在也是這樣—-上一輩的人有反省精神的,譬如陳冠中有這種論調,認為他們上一輩人醒目自私,對社會缺乏足夠的承擔,於是,當看見學民思潮這班後生,嘩,真了不起,真偉大….

然則,學民思潮這班後生真的對社會有何承擔嗎?他們對這個社會真的造成了什麼有益的影響麼?我個人覺得,社會對於學民思潮的讚賞和肯定是諷喻性的,他們其實只是突顯了這個社會的可悲而已。而一味支持推崇他們的人,某程度上也只是在把希望和責任投射外判到看似是答案和救星的新一代而已。

在本質上來說,個人認為學民思潮的出現首先是這個時代最明顯的現象:政治娛樂化。政治的門檻越來越低,政治的尊嚴越來越賤,政治人物越來越可笑,於是,連小孩子也敢觸碰莊嚴深奧的議題逗弄高高在上的大人了。十多年來我們目睹這一切的發生,當然這要感謝TVB的墮落,政治圈取代了娛樂圈,填補了這個空虛城市的娛樂需要。

猜都不用猜,在學民思潮裡面,一定已經育成了不知幾多佳侶,阿朗彥啦,阿之鋒啦,都好似被狗仔拍到過,在他們的威水史記錄裡面,黃之鋒也坦白地表示有人入會就溝女,幾天吵翻了就馬上潛水,這些事嘛,真的是想都不用想就可以預測到的。以前劉曉波也很坦白說過在六四時期廣場的風流韻事,因此也有人很不留情地分析,在中國發生的那些學生運動,是為青少年們提供在平時生活裡怎樣努力也沒有的機會。

因此,我由始便以「聯誼性質」去觀察學民,只有在這個角度出發,你才會明白他們為什麼在大時大節會出動, 大叫幫梁振英做節,實際只是自己友GATHERING…..

當然,溝女聯誼是人之大欲,這樣說並非玩踢爆,況且大家都知中學生是禁止談戀愛的,這種壓迫的環境,學民思潮的革命英雄們身先士卒進行反抗也是值得鼓掌支持的—–不過話說回來,又好似沒有聽聞過學民思潮有搞過「重奪戀愛權,寸步不讓」「青年打真軍,無畏無懼」喎!?之鋒朗彥呀,你地上左岸就梗係風騷啦,要照顧下師弟妹先得架!

除了聯誼,還有練習文宣、辯論、設計海報等練功場,學民思潮是學生們一個十分重要的經驗獲得場,我以為已經差不多了,不過,經因為得不到應有關愛支持的凱撒憤憤不平地指出:

搞社運出發點是什麼?為了讀一個大學學位而走出來做show嗎?

我們才發覺搞學生運動還可以是other learning experience, 真的可以對讀大學很有幫助的呢,看看連西門梓敬都怒撐黃之鋒就知道啦!可憐的凱撒呀,你看他怎樣介紹自己—-作者簡介:學民思潮成員,反國教絕食學生!

絕食過架!吳志森呀,你認識他嗎?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