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青儀的可愛

說就說是公關災難,其實是獵巫狂歡,我嘗試尋找肯為唐青儀女士說話的人,本以為親子王國應該有收獲,畢竟唐女士在這件事上面是扮演一個「為護女而發狂」的角色,這一點,應該會獲得一點「做人父母真偉大」的同情。可惜,連在親子王國,也只能找到「齊昕真係慘」的悲嘆。

 

僅僅有一個,應該是唯一一個公開為特首夫人護航的人,是劉迺強。這個看起來像個精神病漢的傢伙,說的其實真的很中肯:

 

回到蔡子強。自梁齊昕的臉譜出現疑似割腕的自殘照後,梁振英随後赴英并發放家人在公園的合照,蔡子強執著此點,認爲梁振英把家人拿來做“公關show”,因此事件已經不再是“家事”,而是“刻意誘導媒體和公衆的政治欺瞞”,與“公衆利益”有關,然後上綱上線指控梁振英是“一個連自己女兒也不放過,在她的困難時期也要拿她出來作政治公關show的人”。

  在文章中,蔡子強曾經質疑合照“是否一種精心策劃的危機處理和政治化妝術”,他似乎不能分辨“危機處理”和“公關show”兩者在性質上的差異。發放家人合照是一般公衆或政治人物都會使用的正常“危機處理”手段,不是利用女兒拿取得分的“公關show”,一個是守、另一個是攻,性質完全不一樣。

唉!蔡子強這傢伙,什麼「精心策劃」,什麼「刻意誘導媒體和公衆的政治欺瞞」,真是可笑!真的,如果唐青儀罵的是真的,譬如「刻薄」,譬如「冷血」,那麼蔡子強無疑是值得我們,包括中大政政係,包括評論協會,包括香港人,群起而捍衛!因為,敢於冷血敢於刻薄,其實無疑近於敢於以血性和性命去說話!而蔡子強的那種溫吞保守勒住屎忽吊頸的所謂「評論」,真的完全和冷血刻薄的勇武境界相距十萬八千里。

 

劉廼強或許是必然會替梁振英說話的,但他指出蔡子強分不清「攻」和「守」的分別,卻是清楚合理的。女兒自殘,嗜血的媒體正在如狼似虎地想等睇我仆街,梁振英確實是因應情勢去作反應的,看得好點,當大眾看到梁齊昕在合家歡照片裡笑得那麼開懷,的確是感到:原來沒有性命危險!而一個危機被化解了。

 

你說梁振英SPIN,我們必須合理地評論這是可以接受的SPIN。至於選擇性發放圖片,本來就是見仁見智,而這又不是新事情,可厭的是蔡子強又好像以發現新大陸的口吻去寫!

 

真的,某程度上,我們是可以從正面地去看唐青儀的,正如據說當梁齊昕選擇誠實地盡訴心中情之後,贏得了很多諒解,那麼唐青儀明刀明槍的,不搞精心策劃的語言偽術,那麼,我們是否可以稱讚這位女士夠爽快呢!怎麼也好,在我看來,比起由身邊犬馬發動攻擊,唐女士親身上陣,真的,套用某位名教授的評語,她的不可怕,在於她的可怕!她的可愛,在於她的不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