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語有云,人類一思考,上帝就發笑,中國人一講邏輯,就有屎有尿。

 

我常說香港人取笑大陸人其實很可笑,因為這常常會兜個彎證明自己就是他不承認的中國人。

 

好比說高慧然,想罵中國人就罵嘛,無端白事說什麼邏輯呢?

 

中國式邏輯每每考起文明人,如果說消費者等於上帝是成立的,那麼消費者隨處大便也要成立的話,必須有另一個前提:上帝隨處大便。

 

你看,這種糞便邏輯難道不是中國式水平嗎?本來我已掩鼻而過,但倒是有熱心途人拍下快照與高小姐理論:

 

http://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4/04/25/70400

 

再看李怡,為了區分中國人和香港人,竟然傻的嗎到:

 

一坨糞便引起的不僅是一場風波,也不僅是讓港中矛盾再激化,而且是香港文明的保衞戰。這不是兩地的文化差異,因為隨地便溺的是動物,港人普遍不認為這屬於人類文化;甚至也不是文明的差異,因為我們覺得這種行為已遠離文明。

 

人類不是動物!文明有等級,而且低級文明不是文明!為了貶低大陸人,你可以去到幾盡!?

 

不過,值得注意的依然是那個問題,其實李怡這種邏輯不折不扣又是中國式邏輯來的,所謂人禽之辯,所謂華夷之辯!那麼香港人類為什麼要學日本西洋鬼吃刺身生牛扒呢?這麼動物性!這麼非文明!

 

就連面對外敵,條件反射地傾向閉關鎖國搞掂這種心理,都是中國式的。那些嚷着移民的香港人,其實和挾款外逃的中國貪官不是一樣嗎?都是棄父母之邦嘛。

 

讓我們認清這個事實吧,由邏輯到心理乃至行為,香港人和中國人都是同構的!香港人那麼急着要和中國人劃清界線,其實真是一種怯懦!他們怕自己也是中國人。

 

如果,李怡和高慧然真的從大便之中看到中國人真是這麼遠離文明,那他們應該很高興才是。因為這真的證明香港人不是中國人嘛。

 

但我成日都覺得好笑,因為MK青年大戰強國人這件事,與其說是中港矛盾,不如說是中港一家親!雖然「同類相殘」始終是可嘆可惜,但我們驚喜地看到,無論是強國人還是MK青年,他們都是勇武的,敢於抗爭的,理直氣壯的,他們相爭得看似激烈,但實在十分克制,完全是家人閙着玩。好似話大陸媽咪拿BB車撞人,聽落很暴力很野蠻,但其實是MK青年以王維林以身擋坦克一般的氣概將她攔下了,掌聲給予無畏無懼的熱血青年,也要看到開坦克的那位的良心和自制,她遠沒有傳說之中的野蠻。

 

只要對比一下這單新聞,非洲黑人竟然連個陰暗角落都不找,當街當巷毆打香港男子,警察到場都未驚過!我們就會知道,香港人的悲哀是什麼!而這種圍觀這種怯懦又是多麼的中國式呢!我們但願,香港人能從與中國人對抗上學得懂勇武,勇敢地承認,自己今生,注定要做一個中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