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慢與BETTY

 

任何人都知道BETTY被批判是因為一個可悲的”FIRST IMPRESSION”—-她是一個大陸人!所以,任何裝模作樣的「批判」基本上都是可以忽略的。其實,所謂「香港人」對「大陸人」的批判都是極之可笑的,因為任何此類批判,如果不是欲加之罪的話,全部都是可以原文加諸批判者本身的,簡單舉個例子,他們批評BETTY:「怨毒」!「怨毒」?真是笑三聲!不好笑?看看說人「怨毒」的是哪位?

 

有人說BETTY「不懂感恩」,搬出和BETTY類似的個案,「睇完成個訪問,你會覺得惠玲真係好慘,而且佢至少冇對香港懷恨在心。」

 

哈哈,這其實是關鍵!傲慢是完全可以接受的,如果他鄙視的對象不是你的話!大陸人的傲慢不是不可接受的,如果香港人依然是高高在上的話!

 

老實說,開頭我對BETTY都半點沒有同情之心,holy shit之辯,是有點文過飾非。明明寫的是中文萬言書,卻要夾雜那麼多英文,一副媚外之骨。潮語說得非常地道,有點俗氣!更要命的是,她和黃之鋒一樣,竟然都投身補習名師門下還要感恩戴德!這類號稱獨立自我有為的新青年呀,原來也只是這種類色而已!說到底,都是功利呀!

 

更還有,BETTY說了句極霸氣外漏的話兒,「夢想呢啲嘢,你識條_咩!」唉!又是好一個「夢想」病患,又一個想飛的「鳥人」哦!而她的所謂「夢想」,是什麼呢?還不是薪高糧準地位高的醫生?!你估係救國救民的政治家拯救人民靈魂的大作家咩?

 

不過,當我第二次看BETTY的原文,我卻有了完全不同的感受,首先是作為「中國人」的悲慘:

 

有Immigration Officer曾跟我說:「其實你知唔知你自己阻住地球轉?你死左,咩問題都無晒,明唔明?」
是不是讓我自動人間蒸發?
政府說我連難民都不如,因為難民受聯合國、人權組纖保護。

 

「難民都不如」,難道不荒謬?然後是「身份」問題,這個問題很有點哲學深度呢!

 

一直相信自身價值應該由我自己來定義,絕對不該是由其他任何人來給定義,更不應由一張HKID card或一個身份來衡量。

我嘗試用我的努力來告訴別人我的存在。
但是,我明明就是存在的,為甚麼還要證明?

 

以下段很有點不經意製造出來的驚慄感,中國人的「同類相殘」真讓人不勝唏噓:

 

2014年1月的最後一個星期,我自己一個坐在智華館,妄想在晚上前往醫院通宵照顧生病的弟弟前,把筆記都清掉,讀到“Genicular arteries contributed by femoral, popliteal and tibial arteries…”時,旁邊的手機震起來了,嗯,又-震-起-來-了。這些日子,每天都在等電話,卻每天都害怕接電話。
對方說:「黃嘉慧小姐?」
「是。」只有入境處才會叫我中文全名啦,內心極度不安⋯⋯So you better call me Betty ;p

 

讀到這裡,也真的只能同情BETTY崇洋媚外了!

 

抱着八卦心態去讀,其實和抱着仇恨怨毒去讀一樣,都是不要得的,好似「夢想呢啲嘢,你識條_咩!」這句,我再看才發現和我的FIRST IMPRESSION完全不同!因為那時我根本以一目十行的速度看的!現在我再看,就會看到「真希望我能早一點學會這一句,那就不必解釋那麼多」這句!

 

後來,我更相信「心態改變命運」。

“A boat is safe in the harbour. But this is NOT the purpose of a boat.” — Paulo Coelho
在大學裡,有好幾個人跟我這樣說過:
「其實你可以讀其他,醫科這麼麻煩,也有很多很有前途的專業啊!何必這麼辛苦呢!」
現在的我可能0.01秒就殺他:「夢想呢啲嘢,你識條_咩!」
真希望我能早一點學會這一句,那就不必解釋那麼多,還跟你說什麼人生的意義,什麼理想和夢想⋯⋯
I felt really sorry for those who had suggested that.

但願你們每一位都花點時間,問問自己,到底你的夢想是什麼?
到底你所做的,你在做的,你將要做的,是讓你更接近夢想,還是讓你離夢想更遠呢?
BE TRUE TO YOURSELF.

 

 

最後,BETTY真的沒有感恩之心嗎?全文由頭到尾其實都流露這種心態的,肯看這段的,也能輕易看到的!

 

常常有朋友問我為甚麼總是笑得那麼開心?為什麼臉上總是掛著笑容?Betty, are you always this happy?
我的答案總是:「因為我開心囉!」然後,內心吞下五千字:那些都是我真心的歡笑,你不明白為甚麼我總是為了貌似很瑣碎的事情而樂透了,為甚麼一個Hi-Bye,一席閒談也能讓我樂翻,因為有時候你可能不知道我走過了多少路才能走到這裡和你相識,和你Hi-Bye,和你閒談,事情對我而言是如何得來不易,在我的世界裡沒有理所當然這個詞。

19年來,我不知道我憑什麼能遇到你們每一位,但我能告訴你,你們對我而言,就像是上天給我的禮物一樣珍貴,感謝你們每一位:
讓我體會人性的人,
讓我感受到人情味的人,
告訴我不要忍住眼淚,讓我盡情在地鐵裡崩潰得地鐵到了欣澳都不知道的人。
還有願意接納我、聽我說故事的每一位⋯⋯

 

香港人的傲慢和偏見會有什麼結果?民建聯或中聯辦的橄欖枝是否已經伸向了BETTY?我不知道,我只知道BETTY不會就此被擊倒的!因為有經歷的人,是無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