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k pop:帝國香港的反擊

有六月飛霜,有春溢秋庭,最近香港發生兩件怪事:又一城商場被冰雹打爆天花,銀瓶乍破變水世界,那邊廂,幾隊戰力驚人的樂隊橫空出世,瘋靡半個香港。

末世論者將兩個事視為香港末世之景象,實為淺見謬論。只要我們根據香港大天師陳雲的香港帝國理論作一分析,即可見以上事件非但不是災兆,反而是大大的喜象。這是香港的帝國反擊戰。香港戰無不勝,絕對冇得輸。

首先是落雹這回事,小時候見落雹,好開心的回憶,不知道為什麼現在竟然會變成一件可怕得要命的事,傳媒不遺餘力製做「雹慌」,還要例牌搞些異象運數圖,蘋果日報就咁都要過梁振英一棟:【暴雨異象】26年第3次3月落雹 梁振英任內佔2次。這些其實才真是妖孽,要五雷轟頂天火焚燒。

本來嘛,水為財,象徵資本主義的商場天花被轟開,嘩嘩的水流湧出商場、湧入民間,融融泄泄,實在可喜可賀,有影片為證,市民在商場上演水舞間期間還淡定進食,還有貪玩的少年趁機嬉玩,受盡地產霸權盤剝的人民,在這個時候,獲得了一點喘息的空間。如此看來,這應該算是梁振英的政績。

再說MK-POP,MK有說是Marvelous KAI之意,但地球人都知道,MK首先代表的是走在時代尖端的旺角,這裡在不知不覺間已經成了香港文化最核心最地道最具活力魅力包容力的地帶,根據陳雲天師的帝國理論,香港賴以征服四夷和大陸的,就是文化和制度。是以,在全球在地化的地緣政治操作下,香港將帝國總部由本島遷至尖沙咀,繼而內進至旺角,避開維多利亞港中美財閥的干擾,安心結寨,積儲實力,到今日,終於開花結果。

好了,現在我們要對MKPOP進行文本分析。初接觸MKPOP的受眾無疑都會不可避免地受到很大的文化衝擊:什麼?香港流行樂壇淪落到這個地步了麼?固然,MK的K,是有點KAI的意思。不過,我們要留意,這很可能是樂隊的反諷策略。

首先,我們要特別留意,MKPOP最紅天團天堂鳥的OFF-BEAT RAP,即那段著名的「豁,豁出去…太,太封閉」,他們的處理是很值得留意的。從動機上來說,一隊專業樂隊,根本不太可能差得如此離譜,再者,從效果上來說,一大群受眾之後都對這段RAP極為受落,輾轉傳揚,入腦效果極佳。故此,我可以肯定地說,這應該是天堂鳥的有意處理,至於為何要如此處理,下文將再作分析。

另一隊MKPOP代表是FAITH,幼齿容貌,老牛聲線,加上舞蹈HEA爆,實在使人極為震撼,香港樂壇自從農夫以來,再未有如此能夠激勵少年人投身娛樂圈而能夠穩佔一席之地的組合了!不過,我們再一次要特別留意,FAITH極為騎呢的舞蹈表現應該又是有意的安排。證據是他們最近的現場表演,花款極多,流暢,自然,自信,極有火,和MV的表現差距不可道理計。所以,他們根本就是故意隱藏實力!

至於為什麼要這樣做,其實答案挺明顯。

第一,他們是故意以降GRADE的手段對K-POP機械式的歌舞作出反諷,老實說,我反覆看過FAITH的MV多次,才看出他們的不羈之中帶着老練,老練之中又帶出率性,率性之中混合着參差多態,參差多態中又伴隨陰陽和合,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層次感之豐富,絕非K-POP的一味強陽流腦可比!

除了對強橫的K-POP作出反控,我認為我們的MK POP BAND之所以故意降低自己的水準,乃是一種極為聰明和有深意的策略!不信?只要我們問問自己,是不是在不知不覺中已反覆聽過多少次他們的作品而不知不覺地被洗腦就知道他們的厲害了!所以,MK的聰明和世故,在這種節骨眼上就表露夢遺( nocturnal emission)了!他們深深地掌握了香港的文化精髓(cultural sperm spinal),而香港的文化精髓又深深地繼續了大中華文化的精髓,即是,我們喜愛圍觀、取笑、睇人仆街(pok guy)!

老子云:江海所以能為百谷王者,以其善下之,故能為百谷王。所以,天堂鳥和FAITH在這裡打了極為漂亮的出師一仗!更為精彩而為絕大多數論者忽視的是,正正是他們展示了可貴的「可笑性」(laughability), 他們才成功避免了更深的仇恨和敵意。誰看不到香港人在嘲諷MK POP之中所展現和享受的溫情和善意,誰就不知道香港文化的偉大和可貴!

印度作家米什拉(Pankaj Mishra)在《從帝國廢墟中崛起》(From the Ruins of Empire: The Revolt Against the West and the Remaking of Asia)中指出,帝國是從廢墟中崛起的,因為我們的樂壇崩潰腐壞,所以我們即將擁有一個光煇的帝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