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全智賢‧花開花落

1998年,張國榮訪韓,17歲的全智賢迎賓,出土片段惹人感懷不已,至於點感懷法就見仁見智!先看這段:

紅爆東南亞的韓國女星全智賢,近日被網民翻舊帳,找回當年仍是少女情懷的全智賢,訪問「哥哥」張國榮的片段,片中全智賢就像一般時下少女遇見偶像時、那股害羞、興奮,如痴如醉的神態表露無遺。

“翻舊帳”云云,大概照抄低能報紙語,不過後面那些描述”就像一般時下少女遇見偶像時、那股害羞、興奮,如痴如醉的神態表露無遺”就真係攞膽!我懷着興奮的心情睇片,又有點想爆粗了:到底邊忽害羞必忽興奮必忽如痴如醉呀?到底點睇野架真係?

唔信你自己睇下喇:

乜野話?睇完你又真係覺得好害羞好興奮?咁我想你也是很可能患上了本土飛機症候群。

全智賢那股少女模樣,自然令人看得開懷、但看罷此片段,心中反覺失落、因為昔日香港影視界領先東南亞、各地影視歌迷視港星為神級偶像,哥哥、梅姐、一舉手一投足,整個東南亞為之陶醉。今天,時而世易,風水輪流轉,日韓文化領導亞洲、韓國明星,香港人趨之若鶩,追韓星、看韓劇、或日劇、或台劇、甚至大陸劇,就是不看港劇。

我也感嘆,不過感嘆有點不同。

1998年,哥哥已42,不好聽是姣婆守唔到寡,好聽也是再戰江湖心已老,懷着冷卻了的心窩飄遠方…去到韓國,是的確好紅好多FANS,95年出碟還大賣50萬張銷量高過香港添。可是,你看看全智賢吧,當今之天后,當年正初上枝頭,那種表現,在我看來,真的很難稱得上FANS的表現!打個比喻有點像個紅牌阿姑招呼個鄉下阿叔一樣。完全是睇住來食麻!哪裡是半點恭迎紅星大駕接受偶像臨幸那回事呀?

最不方便的事實是,年齡竟然毫不尷尬地成了兩人的對話內容!試問有FANS是這樣和偶像對話的嗎?別傻了好嗎?

我知道我和張國榮先生年齡距離挺大的,「爸爸」、「叔叔」、「哥哥」和「親愛的」,你要當我哪一個呢?

你說是情挑也可以。但當leslie哥哥選「叔叔」而不是「親愛的」的時候,哥哥已經服老,哥哥,像香港一樣,已經無心再玩!

哥哥已逝,也無謂多說壞了他的名聲,不過想借這段片子抽取哥哥的殘魂剩魄來增強港燦的自尊和自信,注定加深的是幾分麻痹和悲哀而已!

我想起1921年,日本大文豪芥川龍之介訪問我們的碩學大鴻儒辜鴻銘:

“我有感于先生所论,问道:‘为何先生感慨于时事而不参与时事?’……于是先生便似有所恨地在粗纸上大书曰:‘老、老、老、老、老……’”

當然,更令人感懷的,是年輕的芥川的感懷:

“我回头看了一眼先生(指辜鸿铭)家的大门——心里思忖:请您幸勿见怪。我在感叹先生之老之前,首先赞美了我自身的幸福,因为我至今仍年轻,而且有为。”

全智賢花枝亂顫的笑倒,是一個民族醞釀出來的春天,哥哥無奈地抱膝,是無腳雀仔失群獨飛之悲哀!我很好奇,為什麼哥哥去到韓國,橫豎人家都不明白,為什麼他不說廣東話,而要說國語呢?失去了民族,我不能長久地開放?我只能很快地墜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