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汪精衛雙照樓詩詞藁

聞名很久始終未完整讀過,某次看長毛訪問談及,於是趁新年分三日看完。

泛讀而已,因為很快就有點不耐煩了,可能爆了粗都未定,讀得本土撚的東西太多的緣故吧,本來溫文爾雅賢良淑德風流倜儻的我,不知不覺也在潛意識裡多講了粗口:仆街,全部都講旅遊既?去這去那的,果然這些所謂憂國憂民的所謂領袖,其實暗地裡都是盜國自肥而已。

這種感覺很強烈,因為以前讀康有為傳記,周遊列國,每到一處必有詩紀其勝,還炒地產……康有為,孫中山…這些人,先不論他們對國家有沒有貢獻,先是已經為自己賺盡便宜了….

不過,看着看着,到最後好像又能看進去了,始終還是有些憂國傷時、吐露情懷的感情會能觸動人心的。

余英時寫序,提醒我們比較一下周佛海的得意忘形的輕狂和野心,則可知汪的精誠為國。曾仲鳴作跋,真是寫到我的心坎裡去:

紀游之作居其八九……革命黨人不為物欲所蔽,惟天然風景則取不傷廉……

即刻把我的心結完全打開了!是的,如果像汪精衛這樣去法國養病還肯啃書作詩的,而不是去看艷舞買樓收地,而不是以萬億計的資產大挪移,如果這樣還不能接受,真是太不近人情了!於是,作詩紀其悟也:

還肯憂時便勝時

請看當今赤口兒

綠水青山愁未絕

興亡一樣把國移

又:

椎秦命觸大不韙

忍死頭羞少年言

如今袞袞吞國者

笑汝竟無贖身錢

其實,現在想回來,單單是被列為「漢奸」,已經很值得我們好好看一看了!真的,這簡直是一種自我贖罪的行為,為了我們不能任由宣傳的濁臭污染我們清潔的大腦。

名山肯藏護林詩

丹心幸有千古疑

未肯憐君不得志

一領風騷國盡移

還好,還有余英時這類肯為汪背書的人,僅僅是為了保存一個疑問,僅僅是為了保存一個疑問的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