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水埗夜市考察報告2

幸好還有黃英琦肯說說這樣的話:

年初二晚上,我也在深水埗的「桂林夜市」,難道這就是「傳統特色的販商」嗎?我看見數以百計的年輕「低頭族」耐心排隊等候一塊薄餅,我看見街上垃圾桶滿溢,竹簽小碗堆成小山發出陣陣酸氣,衛生惡劣,這就是當年市政局誓死要取締的街頭熟食檔,確保「市容整潔」。翌日,電視新聞不自覺的把事件糖衣化,說這是「集體記憶」。在香港還有大排檔年頭,前天在排隊的小伙子還未誕生,或只是孩童,他們怎會有記憶?

集體記憶,嗯,是有這樣的因素存在的,諸如此類吧,或許是,一種文化的超穩定結構?

遠遠望去,人頭湧湧,於是這個興奮那個急奔,於是藝術家心情澎湃,左膠青年大呼食環敢郁踢爆春袋… 愛好熱鬧,愛好反政府,其實,真是完全是中國人祖傳下來的嘛。

都不說那個”食”字了!

還有是”懷舊”吧!一街之隔,也有熱鬧看,不是吃的,是些古董,花瓶呀舊幣呀黑膠碟呀VCD呀,其實真的只是垃圾回收而已,都不知騙誰?又不是遊客區。那種自欺欺人的況味,真是十分特別。

有兩個十來歲的少年,一人一個手提CD機,互相檢查好壞,”你估佢肯唔肯換丫嗱”,一副預了被人呃又不在乎的樣子,這解釋了為何這種地痞檔仍然可以存在。

幾個南亞人醉酒,不知如何碰爛了道光還是咸豐花樽一大個,被suppose 係黑社會又完全沒有黑社會架勢的檔主們圍住糾纏了好一陣,”你賠唔賠錢,唔賠就報警, call police”, 這已是好奇的觀眾能夠聽到最刺激的一句話了。

逛了一圈回來警察還未到,”警察都訓晒覺囉”,圍觀的觀眾說,這種尷尬的等待真是說明了很多東西,說明了警察明知這事雞毛蒜皮,說明了由演員到觀眾都極度無聊…

還是想看看警察怎處理。第一而又最重要的是驅散圍觀的群眾,然後開始上演的是警察的裝模作樣,傾偈拿身份證安撫……看得人鄙視不滿之時,一個完全忘乎所以的警察竟然放蕩到向淡定圍觀的觀眾說:喂,籌旗呀各位籌旗呀……

或許是以為自己身處蠻域以至以為可以肆意放浪不顧警察的身份了吧,又或許自覺是做緊TVB的爛劇,拿西一點才叫配合風格吧……

真的覺得這件小事故好像一個有什麼深意的小寓言,那個爛掉的花瓶呀,值多少錢呀?可惜,這戲爛得實在看不下去了,我始終找不出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