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水埗考察報告

活在香港,真是使人窒息。

香港唯一值得頌讚的,是新年的難得的安寧,雖然這種”安寧”,以國際標準來講,實在是很可悲的,但你想想,搭地鐵九鐵有位坐喎?行街可以行直線喎?你想想,有什麼時候有鋪頭竟然會豪到連放15日假唔做生意架?老實說,這真是身為中國人最值得人自豪的一刻了!夠膽咁樣對抗資本主義的人民,真係舉世無雙呀!

偏偏有人在這時候和我們說熱鬧、說人頭湧湧水洩不通!今年,驚世大發現是什麼”桂林夜市”:

每逢歲首的三數日公眾假期,深水埗桂林街,黃金電腦商場對出的一段,就會聚滿熟食小販和久等了一整年的街坊。

久等一整年的街坊?????等足三世呀笨!趕投胎出世過來品嚐呀笨!食條腸粉都話要等足一年,你話可悲唔可悲?

藝術家白雙全讚曰:

昨晚去到深水埗,內心真係有種禁不住的澎湃!太精彩了!

深水埗一年一度的新年盛會,人多到插針唔入,媲美台灣夜市,熱鬧過任何政府搞的活動。要香港的街道盛放活力,政府只需做一件事:不要管。

令人窒息的感覺來自這種似是而非的想法和說法,太流行了!否則不會有這麼多人爭相前往打卡的!

如果這叫做街道活力,廁所塞屎我們會叫做廁所活力,由天台飛躍墜地我們會叫做生命活力,劈友聚賭一次過食六支烟我們會叫做人生活力…..

我看到的是癱瘓,我看到的是跟風,我看到的是莫名其妙,一句話,我看到的是荒謬。食件臭豆腐定豬大腸要排成30人既隊?真係餓左一年呀?這可能是唯一的解釋了吧?什麼?是樂趣?

有南亞人出來,是可喜還是可悲?

最為囑目的,非薄撐莫屬,幾名南亞裔師傅在街頭把麫粉搓來揉去,再逐塊逐塊放入一個小火爐,慢工細貨

說得真是美好!或許真是有”搓來揉去””逐塊逐塊”的慢工細貨,但我在我這個不太投入的旁觀者眼中,我看到更多的是對着火熱炭爐急燥地把雞翼雞脾翻來轉去的食物工人罷了。面對汹湧的人潮,那些檔主的冷靜也真是一絕,但他們很明顯是手生面生的新手,很明顯是出來搵快錢拉伕上陣的,這個時候,我們頌讚庶民性,我們是不是要包庇接受這種毫不專業的搵錢主義呢?

其實,去看這種夜市,最值得看的是小販們熱切的招呼,純熟的技藝,由看爐整野到收錢找續到呦喝招徠,較剪剪得叱咤響,動作態度利索得近乎一種舞台表演。真的,吹噓而出的所謂桂林夜市一點熱鬧都沒有。

至於南亞人,我看到他們把一大張工作枱都搬出來了,佔據了最優良地段,那野心和架勢呀,我大香港城邦的未來呀,真是堪憂到極了,這些人呀,嗯,或許和我們都是沒有分別的,他們都是一隻二隻資本主義吸血小鬼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