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與占2

人類會因為共享食物而情誼大增,卻不會為同愛一個女人而成為兄弟。

携手買大雞的兩個小伙子,沒有留意到在他們後面,有一個小女孩。食物由媽媽張羅,小女孩枕在餐桌上,咿咿歌唱。

是美聲唱法麼?是新學的歌劇?留神地聽,聽不出她在唱什麼,偶爾是有一兩聲響亮優美的共鳴和聲,又純潔又悲傷,卻解釋小女孩如何享受自己圍起的世界的滿足。

呀,小孩子呀,畢竟還是有,這種歌唱的本能。在香港這種地方,畢竟還是有,這種遺世獨立的自得其樂自給自足。

只是長大之後,男的饕餮,豈有使人樂見不厭的?女的善歌,也只能造作奇觀而已了。

祖與占呀,是一個老人做的少年夢,一個青年的預視回憶,一種兒童的有心無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