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青考

殊途同歸呀殊途同歸,兩極雙通呀兩極雙通!

鄧小樺與陳雲筆戰,然後兩人異口同聲齊插施政報告!

鄧指出,

I CAN’T BELIEVE THAT我見到「年青」!只有「年輕」,或者「青年」,再不然是「萬年青」XD。咁大個錯字印在封面……天啊
(無理據地猜測,輕青二字在普通話裡才同音……)

馬上群起而LIKE,引我側目的不是「年青」此詞的對錯,而是他們認為年青是錯的「理據」:

中學唱詩歌,有首歌叫「年輕人」,領唱的老師,一開始就告誡我地,冇年青人,只有青年人同埋年輕人。

寫得好!小樺。
老師幾十年前教我, 將中文”NIEN QING”寫成「年青」的,正是那班文盲的土共,
後來出黎工作,有個唔識死的80後宅男仲當眾話我老師教錯,令人啼笑皆非。
真係要好好屌醒呢班文盲,好學唔學,堂堂一個香港人學埋北佬D衰格野。

老師話錯就係錯!我懷疑鄧小樺之所以認定年青是錯也是老師說的!因為據人考證魯迅就用過年青,梁實秋也用。

而到底這個望文而可釋的詞有什麼可錯的呢?青,本身就可解作年輕!就是因為老師三令五申告訴過他/她:只有年輕或青年,冇年青!

這種態度,這種現實,比政府寫錯字可悲可笑一萬倍!

很多次了,我和年輕不年輕的人談話,都發現一個十分無奈而氣結的情況———凡一個老師下過聖旨唔可以點點點,那些乖乖就真的全盤接收十分心安理得,真的仿似手持聖旨一般!而當你企圖要探索一下可能性,企圖告訴他們其實沒有這種規則標準的時候,都絕對會對牛彈琴不得其門而入。

老師呀老師,一我已告訴過你們,這是一道魔咒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