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沈旭暉的婚禮

沈旭暉大婚,之前一大看點是他以其招牌的平淡客觀抽離真空的語調撰寫連載的”家書”,使人略為驚訝又不敢太過質疑的是,這種近乎零度的書寫真的和婚禮愛情匹配麼?這種坦白到底是必要的麼?是可喜的麼?畢竟,自爆老婆隔山追牛主動討好,在心思上始終有點兒…那個呀!

然後,FB直播洗版,蘋果直擊報道,天呀,冠蓋如雲到呢,傾城如故到呢,真是習近平駕崩都未有這種凝聚力呀!三師十一局議員什麼的都算了,唐英年何俊仁都算了,梁振英+王維基?夏蕙姨黃仁龍?才子學民思潮黃洋達?真是什麼玉皇大帝皇母娘娘神仙派對喔?

當然,在這麼多人之中,大些人的缺席就使人分外懷念,譬如說那個花蝴蝶健吾生呢?竟然沒有他的份麼?難道人生真的竟然有這種可悲的事兒麼?最最花枝招展的家伙,偏偏竟然就入不了第一集郵狂的法眼麼?

我所感嘆的,其實並不是沈旭暉到底哪門子來的影響力和面子,畢竟此公愛好習郵大家都是知道的—–一個搞成這樣到底是俾面派對還是婚禮也不是關切所在——我更感觸的其實是,這個現在據說十分分化的社會,這個近乎文革重現的社會,卻竟然出現了這種簡直是諷刺的畫面。聯想到沈以前被人揣測過的親中家庭背景、可疑的資助各類,對於意識型態的雜亂、虛妄乃至幼稚可笑無意義,真的使人感到有點份外的迷惑—–得就像沈大師永恒的表情叫人難以猜解的意涵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