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心歸來

徘徊過生死邊緣

人的邪氣就會變得堂皇

無忌就會更加張肆了嗎

就好像我們的香港才子陶傑

不也是撞車去到鬼門關然後徹底改變了人生?

以後他說話寫文章就充滿了人不人

鬼不鬼的魅力

最近有個大陸專才新移民

寫公開信

自陳心跡

移民香港

乃是為了香港

有這個才子

而不是喧騰眾口的奶粉啦

福利啦學位啦綜援什麼的

你看看

幸福在旁邊

幸福永遠在他人的旁邊

香港人呀

身在福中不知福

又受不了人家挨身挨勢討親熱

臥塌之則見不得人鼾睡

飽受失眠驚悸

順理成章就繼承發揚了祖先們的詛咒詈罵傳統

小農的DNA

日復一日在這些鍵盤戰士勇武勃發

以為把潑婦叫罵的淒厲變成連綿不絕的blog post 和 FB status

就叫做進化

就叫做超絕於中國人道

他們想得真美

唯一可資安慰的是

這些人的嗡嗡不絕可以聯作笑談

一如親愛的龍心

只要保持距離

只要他只說不做

我們還是可以很好地敬愛著他

享受着他帶來的歡樂

有時又借着他的粗俗到不堪的鄙賤

宣泄一點心頭的鬱悶

一直以來

龍心這個奇人

奇行震世

駭俗驚心

卻又以其好色、鄙俗、孤寒、粗魯、慕奇、愛現…

與廣大觀眾取得極佳的心靈感應

贏得廣大群眾的愛戴支持

通過把自己投身至纏婂不絕的煩惱痛苦和厄困之中

印證着眾生的悲哀不盡

他又以火一般的熱情

綿綿燃燒着自徐志摩以來欲求殞身以求心靈安頓人格超升

衝破家庭血緣種族國界本性一切關係的種種羅網樊籬束縛囚縶困逼籠牢陷阱池沼淵莽鐐銬

這一脈

這一脈

獻身成仁

傷身成勇

的中國浪漫主義

龍心呀

你這個不寫詩的徐志摩

你可知道他是20世紀的恐怖分子

1931年11月19日

為了向已逝的愛情

作一個完美的告別

他騎劫飛機濟南號

迷霧中撞向

著名的不周山

分屍之前

他吟誦自己的名詩

輕輕的我走了

還會輕輕的回來

如今呀

龍心

你也來一埸車禍了嗎

一場改變命運的車禍?

你還是死性不改

以金屬固定的手臂拍攝更加穩定的自己

你已把生死置諸度外了

什麼都不能把你動搖

你這個中國的法蘭克斯坦呀

我和眾多網友一樣輕呼着

歡迎你回來

我的兄弟

 

http://www.youtube.com/watch?v=n1KbCh29xt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