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望3—-致羊狼

閱讀李菁,對於智能傑出之士,可以提供一個極具挑戰性的任務:這個女孩,最終會跳樓自殺,你能夠阻止她嗎?

真誠的友誼?網友的慰解?或許有過作用,但很可能只是將悲劇的結局延長而已。尤其是像李菁這樣抗拒憐憫,極敏感地避免於自傷避免於把網友當為「馬桶」….

社會的接納?最普遍的結論。或許這是悲劇過後可以獲取的最佳成果了,然而,就算不爭議這種結論的虛假和有害,我們也很容易感動問題不會這麼簡單。

〈從零開始〉這篇文章中,我們看到李菁談到工作的近況進而提出思考:

兩天之前,因一件小事被解僱了。事後,心裡反而鬆了一口氣。

假使我終於在社會裡找到合適的位置,不等於問題不復存在。

在這篇文章中,我們可以清楚看到,困擾李菁的由始至終不是工作,而是她的自身。於是,能夠改變她的命運的,也不會是什麼「社會的接納」。

這一篇文章,有40個留言,博學而有情的網友紛紛為李菁提供解方,無疑,在當時及後來結果來看,他們都失敗了。

過份聰明、過份敏感而且過份認真的羊狼,她對於網友的慰解竟然感到「憤怒」:

我在年少時,曾經「被衆人放逐,而得到自由」。我不知道自由自在的生活,沒有迎合同儕的壓力,算不算相對優點。我倒是向自身殘酷地詰問:如果這些都不是我想要的呢?

人們會說,別想得太多。其實是我這篇文章寫得不夠清楚,不夠尖銳;所以大家都麻木地作反射動作式的思考。那是本能,對不對?

忽然變得有點凶狠。我不需要同情和憐憫。這令我憤怒。

事實上,因為她的認真經營,她的網友都極為真誠,說話一點都不行貨,哲學的討論極有深度,使人驚訝,一個網友七11提到了「愛」這種解藥,使我加倍留意:

人類, 會經歷生老病死, 人類的存在自身, 即是一種缺陷, 之所以卡繆說: 「自殺, 即是唯一真正重要的哲學問題了。」

至於我自己, 可以回應你的, 不過是去尋獲此兩者罷了: 個人意志及終極目標。

羊狼二世 :
我在年少時, 曾經「被衆人放逐, 而得到自由」。 我都是。之所以現今, 我蠻享受自己放逐眾人得起的奢侈的, 在現實裡尚且如此, 更何況網絡? 而且, 我獲得了一種鑒賞他人的能力及權力。學習自我環保再造然後脫穎而出罷, 戰爭是無止歇的。

亦或, 也許你須要的是愛, 而這, 又是另一個層面了。

然後羊狼回答:

嗯,回到正題上吧。或許我要的只是斷念和無情。「愛比死更冷」。我的情,何嘗不曾令愛我的人極度痛苦呢?

自由意志是上天賦予我的,不出於我的自由選擇(我這麼說,很奇怪吧)。這一點意志,保住了我的命。它不允許我墮落。即使在別人眼中我是一顆爛得沒法再爛的蘋果,因為有了它,我心裡還有點光。

啊!愛比死更冷!你看怎能不叫人驚呼這羊狼其實是一頭刺猥?不過,我很懷疑,在她的生命中,是否真的有過令愛她的人極度痛苦的事兒發生過!起碼,在她的陣述中,沒有這樣的事。

當然,她說得沒錯,如果要以愛去拯救一個人,其任重道遠,非一世可計。任何人如果許諾以愛救人,總是輕視了其責任和難度的多!

其後,李菁又對「愛」提出了看法:

Um…我還想說,你說對了。我需要的是愛。讓自己去愛那沒有價值的部份。

其實,這不是由網友刺激啟發才有的想法,這肯定是李菁一直以來的想法!在〈我的復康理念觀〉之中,她自陳心跡的深度叫人驚訝:

不幸的是,有許多時候,連家人和殘障人士都不大接納自己的缺陷。這樣,歧視的心態,便是成為一種暴力深深地植根於傷殘人士的心中。歧視的角色便是由傷殘人士來扮演!(因此千萬千萬不要歧視自己,要好好面對及處理自己的短處) 當平等權利之觀念普及以後,他們便可以活在一個較好的社會中了。

「歧視的角色便是由傷殘人士來扮演」這句話說得真是震撼,但其實,這又好像是將一些極為膚淺的道理說得深刻驚人一樣,而解決之道就成了「因此千萬千萬不要歧視自己,要好好面對及處理自己的短處」這種「接受自己/愛自己」的(素黑式的)行貨。

這篇文章,李菁因為害怕濫腔而擱筆,或許,她是把簡單的事搞得太複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