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辯論與談判

 

各位同學,今天我們談談鄧飛挑戴耀廷機這件事。

鄧飛是副校長,戴是副教授,社會的頂樑柱、風頭躉,兼夾鄧副校是最佳辯論員,辯場上未逢一敗,再兼且鄧副校的挑機文表面上曲筆藏鋒,實則來勢兇兇,這場越級挑機戰理應很有睇頭的,難怪有花生友早已霸定頭位睇「鹿死誰手」了!

本來實在是值得我們期待的論戰!然而,叫人沮喪的是,戴教授以一種表面上十分客氣禮貌的態度、暗地裡卻十分無情地暴露了鄧飛質問的無聊,質木無文好似批改學生習作一般將鄧副校打發掉,最後倒戈一擊邀鄧飛入甕「以彰公義」,看來更像是訴斥多於誠摯的召喚。

這種層次的知識分子,這種層次的討論,你說中國人叫不叫人絕望?我想起日前在公園閒逛,天下起牛毛雨,一個阿伯叫另一個阿伯喊道:屌你老母,遮都唔帶呀你!

這麼親切的關心和問候,本來我們會預期他們哥們兩會馬上熱烈地對雙方的祖宗家少表示熱切的關懷才對,豈料另一位阿伯好像一位受欺凌的同學一樣囁囁而語,走到另一邊去了!屌人的那位阿伯的無癮,相信和鄧飛不遑多讓!

中國人的難以溝通,中國人的難為同志!你不妨看看蕭若元和黃毓民!又或者再之前的鄭大班和黃毓民!這樣的戲碼真是無日無之!

喜歡辯論的人真以為辯論有什麼價值和作用!你看看鄧副校這位最佳辯手精心打造的3條大哉問吧!真是要叫我們浩嘆一聲:天何言哉!天何言哉!真正有說服作用的,真的,永遠是沉默多於言辯,是魚水相忘多於魚水之歡!

這時候我們又想起碼頭工潮的最新發展:談判失敗,豈是偶然?老闆拆檔走佬,真是叫人冷笑!然後霍建寧正裝出場了,頭髮花了秃了,然而那氣魄是永恆不變的,嗯,這位打工皇帝,再沒有人比他更適合宣佈:不要和我諸多廢話了,有種就直接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