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之鋒的詛咒

群星同唱張國榮演唱會,播到深夜,最後以燭光撒成星斗,讓哥哥在天上俯瞰,配合那首不二之選「明星」,少有的算是嚴肅俐落和齊心,少有真誠可信的淚。也惟有張國榮才有這種凝聚力,而即使是他,也需要等上10年,才能發酵成今天。

而不得不令人哀嘆的是,翌日依然有個叫蘇絲黃的垃圾佛頭拉屎,批評陳慧琳的舞姿——姑勿論挑剔這種致敬表演本身即屬粗魯無聊,蘇絲黃一貫的白痴實在還表現在她根本看不出陳慧琳事實上是眾多參與歌手中最賣力最敬業的一位,試與容祖兒比較一下就知道了,KELLY身為兩個孩子的媽,又唱又跳了五首歌,一句歌詞都冇甩過,而容呢,連大熱都唱錯。

這個演唱會本身事實上也是屬於上一輩人的事兒了,沒有阿GEM沒有羅力威沒有許庭鏗沒有林欣彤,也就沒有了傳承的意思。張國榮作為文化毒奶粉,其毒害在本地看來只能及於容祖兒張敬軒這輩了。

近日我聽見張敬軒和羅力威玩翻唱,真有點看見兩個廿幾三十的麻甩佬咬着奶嘴的滑稽感覺。恐怖絕望之感僅次於亞視斬件重播祥嫂爭產案而已!

社會沒有人是恐怖的,而有些人細鬼大打了增熟劑谷上市的又是另一種恐怖——–請看已儼然成了意見領袖社運諸候的黃之鋒吧,我看見主場新聞煞有介事的標題都不禁心中一懍:黃之鋒:佔中排他 削全民覺醒

戴耀廷本不容許未成年人士參與佔中,數天前又忽然表示未成年欲參與要先見家長,坦言戴教授現時已等同我在反國教的位置,作為佔中意見領袖態度多番轉變,一言一語在媒體舉足輕重只會促使社會形成共識,只會令更多市民着重法理細節多於公民政治參與,在此很想重申「學民」價值:學生也是社會公民,即使未夠18歲和無權投票,學生絕對有權力透過社會行動影響政府施政。

 

文字水平倒不抽秤了,但請問「坦言戴教授現時已等同我在反國教的位置」這種思維是不是有點自大得過份呢?

黃之鋒這篇文章不斷的吹噓自我經驗,真的已到了有點可笑的地步—–尤其是當我們質問反國教運動在黃心中到底是一種成功還是失敗的經驗的時候,這種吹噓就更可笑。虛榮與自好真是無孔不入的,我已預期有一日黃之鋒又會有這種老土懺悔:當日我都唔知點解會咁目中無人…….

戴教授說的什麼要見家長,在我看來只不過是一種半開玩笑的口吻,實意只是所謂的「老兵先行」希望他那一代人為下一代人做貢獻而已,而黃之鋒卻竟然傻不雞雞的拿來說什麼「家長式思維」,真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不論怎麼也好吧,佔領中環運動真是挺好看的,只見陳雲這個痴漢冷水越潑越起勁,妖言惑眾越來越忘我,現在黃之鋒也發明什麼”隱性犬儒””聰明反被聰明誤”,口水吹波,詛咒成籮,我怕戴教授最後悲壯成仁之前,早而沮喪抑鬱跑去跳中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