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能忘掉你

明天是張國榮的忌日,電視在播例牌特備節目。初時心道,連懷念也要餓鬼投胎的搶,那明天該播什麼呢?看到最後,卻原來還有「下一集」,哦,原來是這樣。

事實上,緬懷大行動好似又早已開始了。想起之前羅文的回顧特輯,也是連續劇每個禮拜的播。當時我也看得津津有味。重溫的人生,是那麼的好看,更重要的是,能夠如此重溫的人生,是那麼的圓滿。

看着明哥黃耀明笑着回憶哥哥替他埋單的逸事,譚伯詠麟又再重申和哥哥不為人知的友情關係,看着陳潔齡還是誰,輕鬆地說好掛住你唔係講笑,還要加了句什麼將來再見什麼的,看來大家都放下了,而真的,這樣的離別這樣的完結實在也沒有什麼再值得哀嘆的了。

只是想起近日看到亞視竟然黔驢技窮至把當年的新馬師曾爭產案拿來重播還要斬件當連續劇再叫無野好睇的觀眾再追看一次叫人有點啞然失笑。香港,也真的無人無物到這般程度了麼?

我看着DANNY陳百強和LESLIE的對唱,都不是善舞之人,然而他們是交足了貨,自然的青春動彈,他們無負於他們的那個時代。我看着阿SAM和LESLIE温情對唱,我看着發哥周潤哥和LESLIE笑臉相擁,我想起英雄本色,我想起屬於那個年代的兄弟情義,然後我想起當哥哥替明哥埋單的那當兒,他是否已有點向明哥「示意」的意思?然後我又想起他曾經說過毛舜筠若接受他的求婚一生就會不同…..

我還想到,成龍志偉譚伯這群靠徵酒逐色而不知老之將至的,真的恰好和陳百強和LESLIE這一些薄命紅顏對陣成兩派……而我又不得不再次驚覺,當像張公子那樣的人把希望從女人身上放棄的時候,難道已經預示了港女的開始使人絕望了麼…………

街上微寒,停在街邊的跑車車門打開,洪流一般電音溢瀉而出,我聽得耳熟心驚,那可不是什麼韓流或justin bieber,乃是BEYOND,野獷未馴,原始熱血,唱的是失落園裡的呼號:誰能忘掉你,誰能忘掉以往世上…….

看看那年期,原來是19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