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父母

沒有睇電視,就沒有驚天動地的事。即使蘋果動新聞斬開100件來播,頭版做足7日,我個人覺得逆子殺親案都已沒有了震撼社會的威力了。就算再加上連續三日都有倫常命案?又如何?街頭巷尾咸嘴淡舌說一兩句有的冇的打機真壞腦,算得了什麼了不得的事兒?

這事兒反映了什麼?養兒防老的可笑?寵溺港孩的惡果?家庭倫常的崩壞?而這些,其實又何需這種極端的案例才讓我們看見端倪?而這種案例這種教訓,我們還看得少麼?

點解這逆子可以如此冷血?答案很多,由眾多圍觀者和熱心的傳媒大量提供:錢啦,逼賣樓分身家啦,身材矮交到到女友啦,自卑啦,人格分裂啦……….而我隱隱覺得,如此種種急切而便利的解釋統統有點可笑。

不知為什麼,我想起了徐步高。直接點說,我覺得如果要從徐步高案和周凱亮案理出一條線來,這條線叫做:人生沒意義!這兩位仁兄,都有半吊子的哲學愛好,這兩位仁兄,都受困於想做點事又而不能做事的無為困境。於是,徐步高為自己虛構出一個刺殺董建華的宏大目標,周凱亮由一個自卑宅男走去應徵玉蒲團男主角。

我相信,計劃了半年的謀殺,周凱亮或許真的有做過逼賣樓分身家的構想,但那肯定不會是他的最終目標,他肯定有更宏大更「虛無」更哲學性的理由支撐這種行為。而這種行為背後的動機和理念,鐵定也必如徐步高一樣不為人同情又或不值人一哂。

如你不明白當中的諷刺,請想想徐步高當年在搶槍之後,怎樣莫名其妙的去打劫銀行,然後又去旅遊,又去炒股?最後,完全是一種拖延—-,他又再去搶多一次槍,卒之這一次莫名其妙的瓜掉了,而刺殺董建華這個如此偉大的目標卻悲慘地終於無從實現!

哀嘆這些以衰殺弱者逞強的弱者吧,哀嘆這個無事可為的社會,然而不必費心為這些事兒總結教育意義——-雖然這些教育意義說了也絕不會有人真的在意。

最後,據說徐步高的床頭金句裡有一句是這樣的:

 人生的目的是什麼?矢

無疑是因為有點難解,維基百科有人特別解釋:

註:「屯」相信是「頓」的字誤;「矢」懷疑為未完成的字體

而其實,這應該是一句尼采式金句,根本就不是什麼未完成的字體。未完成的,是他們半桶水的思想以及半桶水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