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雲的老底

陳雲:香港遺民的現世焦慮

不知是否寫得未夠恭謹兼綿裡藏針,陽光時務這篇陳雲大起底似乎未獲陳雲大師親自推介,不過寫得咁好,點都要開心SHARE啦!

陳雲說自己很有做行政、當官的天賦。第一次辭官後沒幾年,他負笈德國,在此期間,他又當選「中國民主聯合陣線」的德國分部主席。1989年之後,中國的政治流亡者便聚集在這個組織旗下,因此,陳雲不僅需要策劃民間抗爭,更大的責任是幫 600多名新會員申請政治庇護。整個團體在他的帶領下,從無到有,在德國與政治的這一次親密接觸,極大地鼓舞了陳雲參與政治的心思。

原來陳雲竟然可笑得自以為自己是當官的材料?!以前他自稱在政府當官我已經笑爆嘴,一個幕僚軍師,一個資料搜集員一個牛馬走,唉…….根本就是何志平私人帶契,難為這個陳雲還沾沾自喜!

民政事務局研究總監的位置,幾乎是局長何志平專為陳雲一人設計,年薪近百萬,實質是局長個人的智囊。這種外來者的身分遭到公務員體系的掣肘,而且當年香港經濟低迷,財政司對陳雲龐大的創意產業計劃不感興趣,讓陳雲心灰意冷。於是,陳雲另闢捷徑,化名在報刊發表專欄,一邊從體制內收風,一邊在體制外建言。

其中一個筆名是「秦暮楚」,雖然「道不行」,不過陳雲根終究沒有「乘桴出海」,而是一直拿着高薪,直到 2007年何志平離職。

不過陳雲自吹自己有當官天賦倒是令人明白了多點,為什麼這個人對於FACEBOOK的那班嘍僂的簇擁吹捧這麼受落,的確,他是有那種喜歡人家對他言聽計從的虛榮感。然而,可悲的是,陳雲其實連做官的最起碼的條件都缺乏,那就是面皮要夠厚,而陳雲這家伙連面對任何一個普通人最輕微的言語挑戰都會落荒而逃,都不要說面對鄭家富吳志森了!

陽光時務這篇文章串陳雲是在骨子裡的,不過最有趣的是,當給機會陳雲自己為自己說話時,竟有這種無厘頭的對話出現:

臨分手,記者問他:「假如有一日,城邦論的構想真會實現,那個時候人們會怎麼來評判你?」

「會理解我的苦衷。」

為什麼城邦論凱旋之時,陳雲會叫人”理解他的苦衷”這麼詭秘的呢?是不是意味着,這個蛋頭其實根本就壓根兒就從未相信過城邦論有實現的可能呢?又或者,是不是城邦論成真並不是那麼美好的一件事?這傢伙需要預先請求受害者的體諒和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