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雲海論支那

每次我看見有人懶高級扮異種學日本仔以「支那」表示對大陸人的蔑視,我就感到一陣寒意,不想看到雲海論支那,竟然說對有人為「支那」扯火怠到好好笑咁話:

每次見到,有中國人一遇到「支那」兩字就發晒癲,「民族主義」上晒身、發晒火,我就感到好好笑! 

明顯地,這等人連「支那」本意也完全不知曉。中國人一向自稱及被稱「支那人」,孫中山早期演講也以「支那」作為中國名稱。

然後,雲海還大拋書包,企圖證明「支那」兩字有不為人知的本意呢!我覺得這雲海真是叻唔切,我看他再扯下去,簡直可以將「支那」當成一個可堪自豪的形容呢!

支那的本意是什麼、它是怎樣演變而來的,基本上不是重點,重點是它已演變成了什麼,它是怎樣被人使用的?就像「港女」已經普遍被用來形容形像欠佳、引起普遍反感的香港女人,阿雲海哥哥大笑幾聲:其實「港女」根本就是「香港女人」的意思,”港”只是一個地方名……

簡單點說,”支那”或許在起源上是”純潔”的,不涉歧視的,然而在語言的使用上,它經歷了日本人的蹂躪,反映了日本人對中國人極端的蔑視卻是昭彰明甚的,它記載了

日本崛起之後,對中國人態度的180度轉變,你不能不說這個詞語銘刻着民族的恥辱。

如果不是二戰僥幸成為戰勝國,中國恐怕還沒有權力要求日本不能使用”支那”指稱中國呢!或許非如此不可,中國人才不會如此低能地以”支那”自稱吧?

我可不是什麼民族主義,只是我真的覺得,一群中國人以”支那”去侮辱另一群”中國人”,看在在外國人眼中,會感到很不可思議!

雲海呀,你要笑,請你看看今日的小學雞怎樣鸚鵡學舌笑人”支那STYLE”吧!請你好好教教你的孩子,叫他去日本自稱是”支那”人,看看日本人怎反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