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撐伊能靜

老實說,你說撐南周,我覺得很有辯論的空間,畢竟說到最好,其實也真的只是跪着造反。如果為的是新聞自由,無時無刻都是必然的反抗。

因為強權欺侮的事實是那麼赤裸,最初的反抗也顯得分外真切。現身支持的廣州人面對警察的鏡頭,竟然脫下口罩任影,沒有多少人擺V字手勢會這麼可愛:

6b8fa3e3jw1e0kzwlvxjij_

然而這種義無反顧更像是出於「無憂」多於「無懼」,因為事實上沒有太多人知悉他們在爭取的是什麼,「開放報禁」「新聞自由」這些聽起來理所當然普世價值的話,事實上幾乎等於高呼「結束一黨專政」。

沒有危險,個個都是英雄,一人一照撐男周?又像撐反國教運動那般,染上了世界大聯誼的歡樂氣氛,看看我們新的學運女神這張照片,簡直令人有點打冷震:

538500_390341044389849_651821577_n

在這當兒殺出的巾幗英雌竟然是伊能靜,伊不是隔岸觀火的口痕友,不是在大陸搵夠了或者再沒得搵然後回到香港為城邦撚做土炮的杜汶澤之流,伊卻正是身在可以被人叫去喝咖啡兼被糞青五毛腦殘攻擊圍插的天朝大陸,而她卻能如此言語激烈,如此光明正大!

我可以不撐南周,但我要撐伊能靜。

173031921428729550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