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之迷夢

南方周末事件,衝突本身是複雜構成的,小至編輯的個人感受,大至新聞自由,而不能忽略的還有—–“地方主義”,最精練而直接反映其精神的,是將庹震稱為”TUO震”:

293621_4684209576052_151389848_n

用表音符號清楚地表明了庹震的非我族類、入侵者角色,當然同時也一箭雙雕GAG了一”坨”屎—–這是網民對庹震的侮罵。北方國語人或許不能讀懂地方VS中央這個涵義,但被強權凌駕、無視、侮辱的感受卻是共通的。

所以後來有”漢奸媒體”、”境外勢力”的條件反射式反制,如果事件首先由新京報引發,”境外勢力”之說應該沒有那麼順理成章擺得上枱。

“新聞自由”這個核心,老實說,根本就是國之權柄,統治者的命根,南方周末諸君子,以至於仍然在聯署在呼籲在反抗在力撐在支援的人應該也不會真的相信如此偶然的觸發點可以帶來如此徹底的改變。

沒有審查就沒有PROPAGANDA,沒有人不知道媒體控制對專政的重要性:

此前中國各地發生的引人矚目的騷亂都是與環境和土地等問題有關,但《南方周末》引發的爭議則更加觸及中共核心。

幾十年來,媒體管制已經成了中共努力影響大眾輿論的根本所在,而且近來還在幫助中共消除中國數億社交媒體用戶不斷的“聒噪之聲”。而正是由於網友的努力,中共信息壟斷的高 才被推倒。

中共機關報《人民日報》(People’s Daily)本周刊文,回憶中共向中國社會各階層進行的成功宣傳對它在1949年掌權做出了積極貢獻。

文章說:民主革命期間,我黨用“筆桿子”喚醒了百萬工人和農民,成為奪取革命勝利的重要武器。

http://chinese.wsj.com/big5/20130110/BCH112701.asp

 

在理想的革命的時代,報紙的作用是喚醒工農大眾的階級意識,如今強國崛起,一小部份人真的富起來了,卻開始糊弄起乜夢物夢來泯滅階級意識了,唯物主義者不相信夢幻,如今卻靠夢幻治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