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學民思潮的吊雞

學民思潮出動吊雞車示威,可能受到了”有錢”的質疑,於是他們又「笑鳥」,理直氣壯地出示單據,嗱:加埋鐘先2150咋,抵到爛啦!還不忘取笑人家不做功課呢!

這真是太有趣的反證了!

不過,價錢其實真的不是一個問題,反正捐錢的市民不介意的話——問題在於那種形式——當一班天真無邪的小朋友憑着良心和自然的理性走出來爭取公義,那很好,可是,當他們不斷的扭盡六壬花樣百出,而每一個行動又似乎總是喚起我們對早已見慣的各式成人政客社運人士各種各樣誇張而又徒勞的抗爭手段的厭惡以及絕望感!——-那事情就有點變質。

自然已經失去了,看看坐在吊雞車上的那兩位童男童女,你難道不覺得很悲哀?看着他們身纏安全帶的樣子,我真的覺得很諷刺。尤其是聽到女的那位周庭同學的雞仔聲,我真的有種很難形容的不知什麼感覺,總之是不對勁的感覺。她又寫了一段感言,說這段經歷最讓她感動的人家慰問的溫暖。原來她希望的温暖,那她為什麼要大冷天吹風?你又不是要號令天下俯視眾生,你攀那麼高幹嗎?

你看一班FANS留言支持:小心保暖呀,同學仔們!今日咁凍見你地著咁少衫,要小心身體呀!你說攞不攞命!?他們讓人看見的只是他們的”單薄和幼少”,他們喚起的只是憐惜而不是壯志豪情!這就是我說的諷刺!

不過其實最能給予學民思潮的幾位小英雄們力量的,實在不是這些關心愛護,而是來自不友善的質疑,他們以及民主志士們最喜歡的事情其實莫過於從愛港力那邊的低級和惡劣中自覺理性、正義和高級,從中吸取戰鬥的能量——-雖然戰鬥其實永不會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