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陳景輝的要求

原來係陳景輝睇到我篇文,怪唔之得個BLOG依兩日咁鬼HIT啦,不過阿輝哥的回應也真夠無厘頭的:

鬧社運成風唔緊要,鬧學民都唔要緊,不過取笑別人說話癡舌根、將05年錯寫為04年之類,真係大低級了吧!學民思潮好歹努力左年多,贊好鬧好,下筆前俾少少心機,其實係反洗腦嘅一部分,拜託!鬧人唔夠革命也夠無聊,因為革命唔係咁樣就鬧出來。自己鬧走晒側邊D同志,仲革乜鬼野命?自稱激進嘅朋友,鬧人之前,最好對自己有番少少要求,句號。

輝哥深受”鬧爆文化”之苦,但他的思想似乎也深受”鬧爆”所影響,乜我篇文也叫鬧咩?原來”鬧”在輝哥心中是”唔要緊”的,而且尺度也很寬鬆!屈我”鬧”都算了,還屈我取笑人那就更低能了!因為你說我取笑人說話癡舌根,你本身就明示了你認為痴舌根很可笑!不是嗎?

我必須嚴正聲明一下,當我說張秀賢同學說話癡舌根,這是和黃之鋒的伶牙俐卜齒比較起來的一個”比較”的說話,半點取笑的意思都沒有。

將05年寫04年的錯誤,阿輝哥不說這個錯誤低級,卻說”取笑”這個錯誤的人低級呢,你說奇不奇怪。更好笑的是,我已講到明不從這些低級錯誤中批評什麼的啦!但話說回來,其實如果客觀一點看,這個錯誤是反映了很多東西的,一般來說,如果誤以為董去曾來是03年,那倒是很正常的錯誤,因為一般來說,很多人以為是03年大遊行導致老董落台的!而認為03年遊行其實冇用的人又會提到是到了05年老董才下台!何解會是04年?難道那不是因為寫文宣的人對政治其實並不熟悉?更嚴重的是,其實是態度問題,這種錯誤應該是想當然耳而又懶於求證的態度犯下的。真的,學民思潮的文宣存在很多錯別字,我覺得這些低級錯誤背後有更嚴重的問題。正如我們可以從容祖兒將”駕馭”唱成”駕奴”透視出整個唱片業的腐敗一樣。

其實,陳景輝根本沒看清我的文章,當他開口便說我鬧人、取笑人的時候,其實已暴露了他理性表面下的低級思想層次。這不怪他,因為這很普遍,在這個時代,人們在接受信息之前,早已把人歸門歸派了,這能讓自己安心。自以為理性的陳景輝,把人家的意見當垃圾掃到一邊,麻煩先好好咀嚼一下。最好對自己有番少少要求,拜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