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禁】鋒之戀:論黃之鋒論梁振英

陳景輝篇新文寫得挺好,他竟巧妙把黃之鋒比喻為一「女性特定部位」,真係好鬼抵死:

過度強調facebook與黃之鋒的作用(或2003年的一報一刊兩支咪),其實是種目光錯置。人們將焦點鎖定在政治的某一「局部層面」,幻想哪裏蘊藏呼風喚雨的神奇力量,從而忽略了整體民眾的覺醒和變化,我稱之為「政治戀物癖」。情形就如,一個只迷戀於胸部或高跟鞋的男人,他無法完整地愛上眼前的那個女人,他的欲望和興趣均只能建立在「女性特定部位」之上。這種把「胸部」和「高跟鞋」從整體女人身上分割開來的邏輯,就是戀物。而facebook與黃之鋒,正如那一「女性特定部位」,恰恰成了社科院的一對「戀物」,你說可笑不可笑?

不過,我們必須指出,把阿JOSHUA視為一「女性特定部位」的,除了社科院之外,還包括很多”永遠支持黃之鋒”的正義朋友。正如陳景輝指:”2003年之所以50萬人上街,大陸官方不也是歸咎於「一報一刊兩支咪」?”———其實也有意無意地忽略了「一報一刊兩支咪」其實是作為一種驕傲的象徵被本地的志士所熱烈擁護而多於什麼被”大陸官方歸咎”,說到底,所謂”戀物癖”其實更適合放在看起來像是滿腔情意的”同志”身上,而不是放在明顯不懷好意的”敵人”身上。

其實,如果戀物癖來打譬喻,香港人看黃之鋒,就正如看梁振英一樣。真的,”情形就如,一個只迷戀於胸部或高跟鞋的男人,他無法完整地愛上眼前的那個女人,他的欲望和興趣均只能建立在「女性特定部位」之上。”難道不是這樣子嗎?不過梁振英可能比黃之鋒好點,他應該不是「女性特定部位」,而是「男性的特定部位」,他可能喚起了這個社會某種閹割情結!

話說回來,黃之鋒的勃起—–不,是崛起才對—–我一向都說這裡面有一種”戀童癖”,老實說,很多時我都不敢正接看黃之鋒同學的特寫圖片,感覺很尷尬。不信,你自己看看這幅,撫心自問,你有什麼反應?

p

怎麼樣?青澀幼齒,是不是極品?什麼?你感受不到?好吧,我承認這幅的確比較DELICATE一點,那你再看看這幅好了,如果還是領略不到,那你要去找健吾調教一下才行了:

p (1)

 

One thought on “【十八禁】鋒之戀:論黃之鋒論梁振英

  1. Pingback: 鋒之戀:論黃之鋒論梁振英 « 正思香港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