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梁文道看香港的淺薄

梁文道寫的東西其實從來都不算深入精闢,他予人的好印象在於比較”正派”——比較起來沒有陶傑那種淫邪氣——老土點說也就是比較客觀理性,至於說他淺白,那就不知是讚還是彈。

梁文道是讀哲學出身,這容易給人一種理性深思縝密的感覺,不過正如我以前的分析指出,其實讀哲學的人很多都沒有深思的美德,雖然很多都好辯成性以鬥嘴為樂。你以梁文道為例,他寫東西很多時候都像胡恩威講書一樣——問問題多過提供答案,慳水慳力!

研究一下像梁這樣一個在華文知識分子都具有相當地位的人怎樣分析時事應該會帶給我們一定的啟示。

其中一點我比較在意的是,一個華人知識分子如何保持獨立性這個問題。正如我上文指出,劉細良蔡東豪與梁文道三人成虎,互吹互捧,情況有點令人不安。不過這情況應該有人會視為男人的浪漫,或者當是文人圈子的互相支持,但說到裙帶關係又或者那種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撐撐撐呢?

看看〈大班與你〉這篇文章,可以看得出梁文道在撐一個叔父的同時,怎樣加多兩錢肉緊,發狠地咒罵貶毁梁振英,真的,這種文字真的不應該出自梁文道,一個知識分子的獨立和理性就是這樣子喪失的了:

政治何等現實。那幾個大股東原初的算盤大概是待唐英年真龍奪位,日後設法影響編輯自主,把這個滙聚了各方英才的陣地扭向於己有利的位置,自此發光發熱,榮華共享。沒想到最後殺出來的竟是一頭狼,而且是頭其實沒有看起來那麼兇的狼,反而更像是條扮狼的落水狗。

當然,這篇文章的荒謬處其實還包括梁文道竟然可以對DBC”最初的如意算盤”視若無睹,不過不扯太遠了。

再說回梁文道論梁振英,你看他不斷翻叮梁振英面目模糊呀滑不溜手這些說到口臭的觀點,你看他怎樣憑多年前見過一面的經驗去論證,一個讀這麼多書的人這麼樂意為大眾提供這類似是而非的口水意見—–其實甚至可以算是拾人餘唾了——難道不是太荒謬太可悲了嗎?

其實對於追打梁振英,梁文道要參一腳真的沒問題,但以他的級數,難道不應該更加有深度一點嗎?很簡單,其實梁振英真的是一個很有野心也很天真的人,他的”振英文集”斑斑可考,這根本就是他的「我的奮鬥」,為什麼像梁文道這種超級讀書人竟然不去從梁振英的文章去批判他,而那麼樂意不斷地玩弄梁振英深不可測呀摸不清他底細這些低能概念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