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梁振英一辯

看了石峻兄的文章,這才知道原來香港還有人夠膽光明正大地說我撐梁振英,真漢子也!

石峻兄的文章平和客觀,即使是撐梁,也十分公正地大打CY三十大板:”梁振英散漫處理事件,辯解論據勉強,難以令市民認同,個人盡失政治分數,實屬咎由自取。”

搞得不期然的很想幫CY講幾句。不理客不客觀!老實說,我相信這個世界是有君子的,我相信CY有努力做一個君子。這樣說一定有些人覺得很可笑,不過我覺得CY做不成一個君子,是因為這個社會根本就沒有君子,根本不可能有君子。信不足焉,有不信焉!

當我聽見梁振英在被人狂質時,爆出了一句「我冇講過我冇潛建」,我就知道他瀨野了!這種話怎可能說得出來的呢?事後果然掀起譏訾狂潮啦!不過,正正是在這種節骨眼上,我看到一個真實的血肉梁振英,他可能是有野心的,他可能愚笨的,他是好辯的,可是,我們亦應該從這種細節中看出,梁振英遠沒有人們想像描繪得那麼陰險、算計精密、滿肚陰謀詭計、城府深不可測…..相反,由始至終我都覺得,梁振英是一個很坦白、很直率、很直接面對問題,幾乎有一種可敬的單純和政治信仰。

如果要細論梁振英的處理和回應,比較一下和唐英年的分別,其實也真的未必能扣他分數。不過如此糾纏實在有點可笑。

我真心替梁振英覺得可惜,也替整個局面可惜。其實對很多人來說,支持梁振英會是最好的選擇。不過有些時候,有些人其實不知道自己的利益所在。

以前董建華當政,整個社會發狂的罵,那時我真的感到迷茫,我為自己看不出老董的壞而困惱,我深信這種困惑肯定也會影響着今時今日的一些年輕人,他們當中肯定有些不知道梁振英到底衰成點以至於要被這樣狂插?

梁振英在董建華和曾蔭權之後,可謂生不逢時,也真是時也命也。回想起來,如果他可以由始至終都不說”N界不選特首”,如果他夠膽一開始就說”有機會我肯定會”,那麼他由第一任開始做,那香港和他都不可同日而語了!

到現在,梁真的有點泥足深陷,一個一心想大展拳腳的人卻被追打到手忙腳亂,他就像一個心急的龍門,在生死邊緣殺到上最前線,搶攻不成被人反攻,急急飛奔回龍,跑到氣咳,有沒有人為此而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