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之鄙

長毛在議事論事接受李鵬飛訪問,很搞笑地自爆,原來長津剪布鬧劇當日投票,連投什麼票他都不知道,他問陳志全投乜票,陳答唔駛理,總之佢地投贊成我也就反對!

的確,政府的陰毛的確是有點匪夷所思,連建制派的都有抗議,可是長毛和慢必的這種議會表現也實在是經典。老實說,當今整個政治環境使得議員很容易做,他們只需要選了立場就自動對號入座發揮角色所需,反對黨和保皇黨其實都很輕鬆。

議員的職責是審議議案,監察政府,代表人民,辯論找真理,智慧求正義,堅守良心道德,推動社會進步,以超凡的公正為社會作守護,以高瞻遠矚為社會作規劃,他們見微知著洞燭幽微,他們對政策掌握通透了如指掌,他們對議案深入研究知道它的大小影響,他們讀文件通宵達旦,見市民耐心可親,他們尊貴可敬,是人民最忠實可靠的朋友……….

OOPS,怎麼寫起選舉文宣來了?不過大家都知道,香港的立法會被暱稱為垃圾會,是廢氣俱樂部,議員只要能提供娛樂和出氣的功能即能獲得市民普遍的愛戴。香港政治的”輕鬆”,使得連中五學生都輕易高呼:政治不可迴避!可見人們把政治看得多麼平易近人睇得又食得了。

由王菀之所引發的一大批”政治不可迴避”論,實在可以見到30年的承平使得鬥爭變得desirable 起來了,或許城邦撚扔幾個土菠蘿可以幫助我們重新學懂生活本身的可貴。一個個批判王菀之的人寫寫評論遊遊行就以一副政治傳道人的姿態教人擁抱政治,真的令人無語!

話說回來,王菀之說的”我討厭政治”,其實包含了鄙視政治的意思,不過卻被扭曲成”迴避政治”,所以,其實她應該更加勇敢一點,直接說”我鄙視政治”。如果她是一個真正的藝術家,她有百分百的資格這樣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