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王菀之被插

前有屈穎妍,今有王菀之,你要說香港有獵巫風真的一點也不過份。當然,王菀之掙扎過一輪之後,始終以其優異的EQ反躬自省並詳陣心跡博得了高登仔的同情,然後又以一句「我不是梁粉」的表白獲得了蘋果的法外施恩。

不過那些扒糞自詡倒夜香的,臭嘴不慚有視野出賣的,恐怕不會這麼容易放過這位白雪公主的,香港的明星,敢說話有點腦不惹人反感的本來已經少的了,以後恐怕又少一個了,陰功!

讓我們留下一點紀錄吧,引起圍攻的是什麼話呢?這樣的:

當別人在偵探般追蹤梁特首的房子, 並從抽絲剝繭得出的新發現大感勝利興奮描述分享, 我實在忘不了每天在盼望多點生果金幫補生活的長者們, 他們每朝醒來的盼望, 直到帶著失望入睡, 這樣又過一天。。。這樣又過一天。。。又過一天。。。

受到無理的惡罵,我們義憤填膺的IVANA一度十分勇敢:

親共、出賣香港、收了錢? 甚至説甚麼過來踩場之類的話!那些完全看不透我的意思的人,攻擊、標纖、抹黑並將我定位!老實説,這些言論,不反映我是誰,只反映説的人的心態。我不是梁粉!我討厭政治! 我敢説我身體力行幫助人比某一些駡我的人多!翻閲了解思想後, 有這想法有何不可?若單憑這個post竟換來你看我不起, 我不奢望你了解我, 請隨便離開。

一個感想post得到偏激的攻擊, 侮辱的標籤, 真的非常恐怖!我希望做到的是提醒那些為攻擊而攻擊的人, that there is a world out there!

當然,到最後,我們可愛的IVANA始終回歸到人民這邊,向偉大的反梁大軍說對不起:

至於上一篇回應,我動了怒。 希望大家明白,知道事緣,然後看看有人以「親共」、「收黑錢」、「曲線挺梁」、「出賣香港」、「抽水保飯碗」、甚至「名妓」、「垃圾」等字眼形容我。。。試問這怎能令人不難過? 怎能不覺得受傷? 善意的批評絶不恐怖,我更願意聆聽接受,但從真心抒發瞬間變成要面對鋪天蓋地的人身攻擊和侮辱,實在是另一回事。 我的回應或有過火之處,或許讓真心想交流討論和教導我的人失望了,在這𥚃請讓我說聲對不起。

我不知道批評王菀之的人有多關心時事有多卓絕的見解,不過我相信批評王是政治白痴火星論政的人也絕對好不了王菀之好多。真的,就算經過這一番大龍鳯,王菀之怎樣冷靜虛心地思考反省,她應該絕對不會從中知道自己的感想是怎樣”可笑”,她不會學會怎樣”思考”特惠生果金,當然,她也絕對不會有意也絕對沒有需要思考什麼,在這裡,沒有人在討論意見的正確與否,被忽視被侵害的是一個人表達的自由。

你一定聽過那句伏爾泰金句:你說的話我一句都不同意但我誓死保衛你的權利,還有德國神學家馬丁.尼默勒(Martin Niemöller)的那一段:

當納粹逮捕共產黨員時,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共產黨員。
當納粹逮捕社會民主人士時,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社會民主人士。
當納粹逮捕工會主義者時,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工會主義者。
當納粹逮捕我時,已沒有人能替我說話了。

是的,那些罵屈穎妍王菀之的人可能已經SHARE過N次這些話,但真正做起來呢?我很好奇農夫呀、藍奕邦呀等等敢不敢在風頭火勢以至事事件平息之後開腔力撐好友王菀之,反插網民無理取鬧呢?

菀之呀,你不必是梁粉,你不必是屈穎妍或黃秋生,但你會因為受到逼害收到橄欖枝的,到時你要捍衛的就不只是抒情的自由這麼簡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