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信」

中國人的道德排位:仁、義、禮、智、信,五常不紊,信排在最後一位,然而你稍作研究,會發覺對於「信」的論述,其實還超過於「仁義」!而且極其深不可測!三網五常,定於漢朝董仲舒,「信」無疑是一種統治思維下發明的一種統治工具,不過美妙的地方是,偏偏是受統治的人們後來最喜歡這套,死了都要「信」!

若果你問中國最崇拜的人是誰,孔子還是關公?那當然是關二哥了!孔老二最多是聖人,關二哥可是神級的呀!!打外星人都靠他呢!!!那關二哥為什麼這麼受人喜愛呢?難道不就是一個信字?你以為是因為他好打?他靚仔?

不是開玩笑,關帝真是已經升至「神」級的,你的位階和法力甚至高過土地觀音大上老君等等。不信你留意一下山邊廟裡的土偶神像,關帝真是永遠都是最高大威猛佔據主位,有時還有很多分身,十分疊馬!

中國人為什麼有「信」之崇拜?一個最直接的解釋便是:中國人最缺乏的,正是此君!這一點你放眼當今中國就一目了然,珍珠都冇咁真!當然,再一次,中國,包含了香港在內。

所以你看看眼前梁振英僭建醜聞所引發的輿論高潮,無疑乃是因為它觸及了中國人的文化G點—-自古皆有死,民無信不立—-大家其實忘記了,這裡不是說君無信不立,而是說民無信不立而已!哦,君無信就代表民有信,所以大家就這麼開心紛紛扯旗了?

我想說,針對梁振英的誠信,大家都是假天真裝胡塗,我甚至覺得這是一種集體的虛偽。這一波風潮暗含一個頗令人哀嘆的潛意識:這其實不是一個僭建問題,而是一個誠信問題?僭建其實不是大問題,誠信才是!

如果僭建不是一個問題?那麼你這麼着緊幹什麼呢?噢,這是一個誠信問題,好大哦,為的就是要讓你可以持續的興奮高亢的叫?

我很反感,因為我覺得香港街上障目蔽路烏哩單刀的招牌僭建從沒有人介意,人人皆犯的罪行個個無動於衷,忽然又竟然可以人人喊叮喊得這麼肉緊……….

先不扯遠,說到信,老子說得最通透:
太上,下知有之;
其次,亲而誉之;
其次,畏之;
其次,侮之。
信不足焉,有不信焉。
悠兮其贵言。
功成事遂,百姓皆谓:“我自然。”

信不足焉有不信焉!點解?太深奧了!太深奧了!

2 thoughts on “論「信」

  1. Pingback: 論「信」 « 正思香港

  2. Pingback: 論道德的演變 | ohce2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