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振英是頭老虎

梁振英僭建事件沒完沒了,名記區家麟直批梁「心魔發狂」,不過他又好鬼有心,竟然建議梁特首去睇戲收伏心魔:
事到如今,如何收科,我相信沒有人能提出一個可行的建議,筆者以最寬容體諒的態度,建議梁振英百忙之中,抽空看看《少年Pi的奇幻漂流》。
人有人性,也有心魔,每個人都如故事裡的孤島,天堂地獄、善惡美醜,只在一念之間;大海漂流,少年Pi一直想辦法降伏自己的心魔,才能完成不可能的旅程。http://aukalun.blogspot.hk/2012/11/blog-post_30.html
係咪好搞鬼先?話說回來,香港人又真係好唔識時務的,有時又好唔公道,有時又好SIMPLE AND NAIVE……明明個個都當梁振英是落水狗咁打,但又好像都將他當吃人老虎咁防,看見他老虎鬚少了幾條,就以為他失勢,看見他動爪伸腰,又以為他要害人,成天打鑼打鼓,結果連毛都動不了他一條……我真的相信,經過僭建風波一役,其實對梁振英誠信呀人格的打擊,應該還比不上對於這類明知徒勞的鑼鼓喧天群起圍攻所引起的反感。
大道理不多說,關於心魔這個話題倒是挺有趣,其實區家麟怎會這麼天真把這個問題歸結到心魔頭上呢?老實說,我覺得普羅以至媒體一直都很愚蠢地、或者說很亂折騰地去攻擊梁振英,原因是他們根本沒有看清梁振英是什麼人,簡單點說,他們太低估了梁振英,而同一時間,他們又太高估了他。
我個人覺得梁真是一個十分簡單的人,他依靠「民粹」、強力施政的理念簡直去到赤裸的直白程度,所以人家說他城府深說他狼性呀奸險呀我一概都覺得很好笑。你看他由競選時見黃洋達等網民、上任後擔櫈仔入社區引入狙擊,你可以說他狼狽、說他自尋煩惱、說他自視過高,但有一點是很清楚的,是他真的不太打那些小小的衝突混亂狙擊看在眼內。進一步說,我相信他應該還挺享受接受這些挑戰。
那麼,你想想看,叫梁收伏自己的心魔是什麼意思?他視向他張牙的人們是與他為伴的虛擬老虎,顯示他的身手、增添一點刺激而已!至於說香港的奇幻飄流嘛,香港人或者應該學會享受一下與虎同眠的滋味,真的,想想在這個飄流的過程,沒有這頭老虎刺激起求生的意志,你能捱得過驚濤駭浪,你也捱不過口痕的寂寞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