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語與謊言

李承鵬北大講話熱傳,和中港兩地官方當前汲汲亟亟為之的”輿論導向”相反,李憂心忡忡的是失語問題:

一个曾创造出世界上最美丽语言、拥有各种生动文本、甚至保存了长期言官制度的民族,现在“说话” 成为大的问题,大家在贫乏、无趣和塑料味儿的话语环境中度日,重复着彼此皆知的谎话、鬼话、屁话。在英语系有莎士比亚,西语系有加西亚马尔克斯,法语系有 巴尔扎克、杜拉斯时,这个曾经出现李白、周邦彦、徐志摩、沈从文、李颉人的国家,不应该只靠赵本山、郭德纲丰富话语。

失語問題是一個政治問題呢?還是一個文化問題呢?老實說,個人認為是一個文化問題多一點,即是說,這個問題不能通過政治方式解決,不過現在的情況是很多問題都被歸結到政治上去了,政治成了眾惡之源,然後幾乎成了一切解決辦法的想像之源……..

大陸和香港比較,起碼還更有眾聲喧嘩的門面,起碼還有一個”公知”群體,在語言的創造上起碼還有更新的活力一點…….我記得很清楚,當大陸興起”80後”這個詞一段很長的時間之後,乃至於興起了”90後”PK”80後”的現象之後,香港才輸入了”80後”這個詞,然後一直樂此不疲地用到現在,而且你還要特別注意,它在香港依然是作為”年輕人”的化用詞,而不是大陸所謂”奔三”這一涵含了特定生存處境的意思。

香港社會的”停滯”和死悶,最明顯的表徵真是流行歌了,有一段時間,我聽大L張武孝的歌,真的聽出眼淚來,為了那時的人能夠如此直接地表達自己。今時今日,你去看有多少歌手可以自己寫歌的?有多少個歌手敢對社會議題說點什麼的?某位歌手吸毒被捕,你就可以看到這些偽人的閃縮和虛偽。

話說回來,大陸人多口雜,比起我們只有高登,無疑在製造潮語的能力是高很多。不過我最近開始有點生厭,大陸人寫東西現在似乎就是為了使用那些潮語似的,什麼雷人、逆襲、板磚、屌絲,還有那些不知是不是潮語的套語,最煩的是什麼”華麗轉身”,真是嘔電!

使用潮語當然不是問題,不過就像人民幣一樣,易殘易爛,貎似很有購買力,其實嚴重濫發,冤枉來瘟疫去,令人又愛又怕又恨………

李承鵬還提到”謊言”問題,放在香港就是現在也十分流行的”語言偽術”了:

我不是一个有政治追求的人,我只是追求自己应得的权利,说话和写作的权利。可是这个国家的民众正在失去说话的能力,彼此代以各种假 话谎话鬼话。正如我在香港书展里说:我们知道他们在撒谎,他们也知道我们知道他们在撒谎,我们也知道其实他们知道我们知道他们在撒谎,他们也知道我们是假 装他们没撒谎……这是现状。大家彼此靠谎言,而且互相都确知这是谎言来度日。就是索尔仁尼琴说过的,谎言成为这个国家的支柱产业。

謊言已成為這個國家支柱產業!我立即想起了香港的電視風雲,TVB和ATV輪流以低能兼無恥的言論阻止發牌,這個說廣告沒增長,那個說收視四六開,真是令人發笑!不過令人笑不出的是,當我們支持王維基支持新的電視台,我們是在支持另一個謊言機器嗎?唔……或許王維基不是一個不老實的人,然而,他要搞的,始終也是幻想產業呀。

比起謊言,幻想就更是我們這個國家最大的病灶呀……噢,是產業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