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一代宗師2—-傳統與諷刺

每次看到有些人一看到電影幕後花絮、製作特輯就嗚嘩大叫,估唔到製作咁認真、真係另眼相看、值得期待……我就真係由衷地覺得好笑。王家衛的一代宗師,未上畫又有新噱頭,今次是製作特輯首次曝光,又再成功呃到好多LIKE啦!

各位同學呀,如果說先放POSTER再放TRAILER,是露露事業線扭腰嬌笑,那還尚算是比較溫文含蓄的誘惑,然而,都還未正式上床—-OH,是上映才對—-就放擺製作特輯,那就真是擘腿露毛太過露骨兼無趣喇!

不過,現在的電影宣傳都是這樣,世風日下,沒辦法,王家衛再高檔,也難免從俗。

衰就衰在,很多膚淺的觀眾真的很易受騙,但凡撻出「資料搜集」四個大字就好似中左邪一樣,喂,大佬呀,又不是拍紀錄片,乜王家衛不是玩藝術的麼?藝術不是應該重創造想像熱情風格的麼?難道你會預期王家衛在片子裡真的會用上那訪問過的百幾個專家的意見麼?

我簡單的看過這部所謂製作特輯,真的又要搖頭。

先說源起:

《一代宗師》的拍攝緣于1996年,有一天在阿根廷的火車站裏面的報攤前,王家衛看到了一個李小龍的雜志封面,王家衛說:“沒想到他走了二十年之後,他依然是偶像,那時候我特別想拍一個李小龍的故事。”

但是,當時關于李小龍的電影已經有人拍過,王家衛就想李小龍的師傅是什麼樣?後來王家衛回到香港有機會看到一個視頻,據說是葉問去世三天之前拍下來的。王家衛記得最動人的地方是他突然之間停下來了 ,“你不知道他其實是累了 ,還是他其實忘記了 ,他就停了一下,後來繼續打下去,我當時不理解他為什麼要這樣做,到後來才理解,武林當中有一句話:念念不忘,必有回響,有一口氣,點一盞燈。有燈就有人。他希望把他的東西傳下去。”這個葉問離世前的小細節讓王家衛開始了《 一代宗師》的籌備之路。王家衛要把那個時代重現出來,在武打方面,還要還原歷史的真貌 ,不能靠特技 ,“為什麼武術叫功夫?功夫其實就是時間。”

看一個作者交待創作的”緣起”是挺有趣的,不過對香港的導演來說可能是挺危險的事,最經典的例子當然又是天才彭浩翔啦,破事兒的用尿射屎啦,出埃圾紀的女同學一大班去廁所啦,志明與春嬌的圍着垃圾桶打邊爐啦……唉!不過其實也挺佩服彭大導的坦白和自信,可能他覺得,他能從屎屎尿尿無聊低級的生活中吸收這樣美妙的靈感,然後演化出偉大深刻充滿寓意的電影,真是化腐朽為神奇吧!

王家衛拍葉問,本來挺令人好奇,但一經他解說,倒是有點敗興!原來又是李小龍。原先想拍李小龍,因為太多人拍了所以轉拍葉問,這令人覺得王家衛不太忠誠、不太自信。更嚴重的是,如果葉問是由李小龍追溯而出的,再以「一代宗師」命題,那是一個很大的陷阱,我真是覺得充滿諷刺意味。

你看看這個拍攝紀錄,”王家衛利用3年時間先後踏訪北京 、天津、山西、河北、上海 、浙江、廣東、香港 、澳門等地,拜訪了百余位民間功夫宗師”,王家衛自己也以很讚賞的口吻去說什麼”儀軌”,其實只要對李小龍有一點認識,都應該感到,所有這些所謂門派、源流、儀式…….其實是諷刺。

當然,在電影裡,我們會看到”功夫就是對的站着、錯的倒下”這種李小龍式實用主義,但單單就這部製作特輯來說,所重覆的無疑又是那種中國功夫門派繁多源遠流長博大精深的老套論述,我很懷疑王家衛有沒有意識跳出這個陷阱。真的,李小龍作為一個宗師,和葉問作為宗師,真是兩種完全不同南轅北轍的東西。

李小龍以擺脫傳統(包括師傅),以自我為師,成為宗師,現在人們重新把師傅套回到他頭上,創造出新的宗師,傳統真是我們的大宗師。如果你不明白王家衛的金句:點解武術叫功夫,因為功夫其實就是時間,那麼你就聽不到王家衛準備唱的是一齣傳統的讚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