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憐的胡恩威

因為亞視仆街,幫亞視站台說話的胡恩威也仆街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嘛,唉!……….可是,我們能這樣原諒他嗎?

「一個字頭的誕生」裡面,當劉青雲被台灣的老大用槍指住個頭問:你一定要保這三個雜碎是不是?劉青雲這樣教我們做人:我14歲入洪門,今年32,用果今日你用槍指住我個頭我就俾你響左我3個朋友的話,那18年來,我只是做左個古惑仔!

有沒有很感動?那麼,胡恩威這18年來的知識分子是怎樣當的呢?

論見識,胡恩威的確是有點文化視野的,起碼比起我們這些見多識廣得多。其實他說的話,雖然避重就輕,但細心看來並不是完全沒有道理的。譬如說:

我不反對發新牌;我只反對短期內發新牌;我認為應該在2015年ATV 和TVB 滿約才發新牌照;目前申請牌照的形式和條件十分黑箱;三份申請書也沒有公開;我認為全力爭取和規劃香港的公營廣播和設立具透明度的申請和審批機制才是正道;報章和social media 有些人只選擇性地label我反對;但沒有說明我的反對不是反對發新牌;而是怎樣發;何時發?今天香港只著重表態;不重視討論;是不健康的。

胡其實問了很好的問題,雖然他的答案不太好——正確的答案應是:怎樣發?不問條件!何時發?梗係即刻發啦!九年前已經要發啦!

對於香港社會的”專業水平”,胡的觀察也很到位:

胡恩威說:「無論是出版、演藝、建築或其他,都只是以一般的打工仔心態「Hea住做」,難以將業界推到專業水平。香港人對藝術觀感負面,常常將藝術聯想為艱澀,藝術家在香港沒有社會地位可言…只有對藝術有所認識,才能讓我們真正懂得選擇。」
”HK Style” (Metropop, 8 Nov 2012)

當然,值得指出的是,說到「Hea住做」,胡恩威自己在亞視的那個爛鬼節目也可說是典範了!我們真的難以想像一個電視台可以讓一個知名度其實並不太高的人可以天花龍鳯對住塊白板寫筆記教書,真的完全當觀眾是小學生似的呢!

話說回來,劉青雲教人怎樣做黑社會那一幕是很具諷刺性的,因為他要保的那三個所謂朋友,其實犯下的是扑頭黨這種所謂「冚家鈴」的賤行。這種賤行是劉青雲在雷氣大哥MODE之中不屑為之並禁止同行的吳振宇幹犯的!「唔好話俾我聽你肚餓呀!腦滿肚肥我使鬼你講骨氣呀!」

如果說亞視有恩於胡恩威,他被逼虛與委蛇地說幾句,我們還可以原諒他。然而,難道王征盛品儒之流追殺王維基,不是那種「冚家鈴」的賤行嗎?胡恩威呀,唔好話俾我聽你肚餓呀!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