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女是怎樣育成的

所謂”港獨”,本來只能當是雲海怪談,但當連練乙錚也一本正經地說什麼”香港是一個民族”,那情況看來真的挺出乎我們的掌握了。再說,香港昭然有別於大陸以至於其他華人地區之處,有一個極具說服力的證據,提交到聯合國仲裁,香港獨立可能不用等到2047。

這個證據就是:香港已經培養出了一種全新的物種——港女。

港女這種物種是怎樣育成的,老實說,我解答不了,這個問題太複雜了,叫達爾拉馬克來也應該很難答。表面看起來,”港女”是退化而不是進化而來的,但仔細分析起來,港女的演化史又實在頭緒紛繁得很,你看看,鄭秀文變成楊千嬅,是世代變化;余若薇變成陳婉嫻,則包含了社會因素;但以前的劉慧卿是怎樣變成今日的劉慧卿呢?香港的王靖雯又怎樣變成北京的王菲呢?梁安琪變成李慧玲有什麼意味呢?

據我十分初步的觀察,”港女”的育成很有程度是一種媒體現象。你不說別的,你單單看看港女乞人憎的特點,勢利啦、霸道啦、淺薄啦、封蔽啦…….難道不是很像另一個香港公敵?——–嗯,you got it, 正是那個totally very bad的 TVB。

很明顯,TVB對於造就香港女人的化石頭腦方面發揮着極重要的影響,應該可以媲美林夕以及黃偉文歌詞將港女的心腸變得淒厲兇狠的作用。不過隨着科技的發展,新的港女也升呢變異,數年前的趙燕萍是YOUTUBE催生的,近日的港女500則是FACEBOOK誘發的,你細心想想這當中的詭秘之處,港女借助新的公共媒體大模私樣地展露個人稟性的可笑和諷刺,真是十分有趣。社交互動溝通,在港女身上根本完全是種幻象,開頭她們總是理直氣壯,到惹天下人恥笑,她們會龜縮會道歉,但其實大家都知道,要港女真正知衰,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http://www.youtube.com/watch?v=FqLUtlMP4M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