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港女的誠實

誠實,本來是人類公認的美德,不過由於一場由某港女引發的人情風暴,這種美德正面臨極嚴峻的考驗。

「真的,我很誠實!」如此擲地有聲金聲玉振,當我們驚訝,面對外界波濤汹湧海嘯般的批評時,這位港女500怎仍然氣定神閒死不認錯,毫無疑問,支撐住她、賜與她無與倫比的道德勇氣的,無疑正正就是這一句:「真的,我很誠實!」

休吉爾說:it’s a fine thing to be honest, but it’s also important to be right.謀殺者不會誠實認罪就變成誤殺。自認市會小人不會變成大方君子。本來很簡單的道理,然而某種特殊的文化環境關係,情況變得有點複雜。在港女的心目中,大概honest 就是right, 不只夠RIGHT, 還很夠威。

這種因為自以為「誠實」而產生的cockiness、硜硜然以至於死不悔改, 實在要放在一個整體環境來考量。的確,假如一個社會的虛偽成為普遍現象,一個人的「誠實」無論怎樣令人討厭都有可能贏得同情。那麼,我們的社會是否虛偽到令我們對這位港女500寄予輕微的同情呢?

這,無疑有點難度。

是的,我們的社會是虛偽,然而不是那位港女所以為的那種虛偽。每個人辦喜酒都不想倒貼,每個人收到800都開心過收500,每個人都不會開口講到明要幾錢人情,每個人都不會誇張到面對面拒絕500蚊人情,那位港女認為,她夠膽講出來,她夠膽做,她很坦白,她很豪爽,她很誠實──而一般人只是虛偽而已。

然而,她不知道,裝闊本身就根本是虛偽,如此市儈認真的裝闊就更是虛偽得要命。啊,她說她不是為了錢,她說她是不想造成人家生活艱難,她說她不在乎…..你看看,我們這些港女的「誠實」是如此的超越人類理解極限,真是要找阿里斯康德出來才解得通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