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大班與DBC

看到一句挺有趣的話:

1. 在香港做媒體,唔應該咁艱難。大班老人家,要經呢一役,其實我很不忍。政治拑制和大氣電波發牌門檻都去死吧!

http://thehousenews.com/personal/%E5%9C%A8%E9%A6%99%E6%B8%AF%E5%81%9A%E5%AA%92%E9%AB%94%E5%94%94%E6%87%89%E8%A9%B2%E5%92%81%E8%89%B1%E9%9B%A3/

趣點在於“大班老人家”,初時我還以為是一大班老人家要輪米點樣點樣呢,原來大班乃是我們親愛的鄭大班。多麼親昵。多麼敬老。

這讓人想起那位與巨人搏鬥的陳景輝,讓人想起鄭大班在不久之前作為一個巨人、一個老死忽、一個與時代脫節的人曾經在直播時段PHONE-IN大罵這位少年梁文道未老先衰,然後這位大衛憤而辭職,然後開始批判”閙爆文化”。

這是一場世代之戰,不是麼?勝方呢?即使你不認同鄭大班,難道你會認為是陳景輝?

大班和毓民,依然是香港的巨人,即使有點失敗,他們依然是那麼風騷。一句話,他們遠遠未至於淪落到要讓什麼人「不忍」的地步。換句話說,年輕人以”不忍”去同情鄭大班,實在有點不知自量的諷刺。

話說回來,我真的並不太”同情”鄭大班,既因為他不需要,也因為我沒資格,更重要的是,由DBC開辦到摺埋,到時事評論員到熱血網民以至於梁文道、蔡東豪、劉細良等等一時俊彥歸邊力撐,我看到一種頗為令我反感的「撐爆文化」。

這種”撐爆文化”和上面的”世代之爭”剛好相反,它遵循一種「世代交誼」的傳統,它可能僅僅是一種社交遊戲,它滿足了人們某種心理需要—-或許是,某種低級的心理需要………….

http://thehousenews.com/leung_man_tao/%E5%A4%A7%E7%8F%AD%E8%88%87%E4%BD%A0/

http://thehousenews.com/politics/dbc%E5%81%9C%E6%92%AD%E5%A4%A7%E6%98%AF%E5%A4%A7%E9%9D%9E/http://thehousenews.com/leung_man_tao/%E5%A4%A7%E7%8F%AD%E8%88%87%E4%BD%A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