爺與撚—-論MLA

MLA,不是MBA,又不是PLA,不過一旦擁有如此被人簡稱的地位,即刻就升晒呢!其實MLA和農夫一樣,都是……………..唔,怎麼說好呢?唉,還是聽聽專業人士的推介吧:

My Little Airport,可能是最代表香港的一支本地獨立樂隊。本月中,以阿P與Nicole為首的二人組合,將會推出第六張專輯《菊花的味道》,及舉行新碟發佈會。新碟的幾支MV經已發佈,我們現作分享。

唉!看到這樣的推介,我真係覺得好好笑。好笑的,除了”以阿P與Nicole為首的二人組合”這樣的神化病句之外,當然還有“可能是最代表香港的一支本地獨立樂隊”這麼石破天驚的誇獎啦—-當然,假設這是誇獎啦!

“最代表香港”?我真的想問,最代表香港乜先?頽廢?低能?文化沙漠?李嘉誠固然代表香港啦,但籠屋都代表香港架喎!

一支樂隊可以代表香港,你說BEYOND沒問題,但你說MLP,是什麼意思呢?他們最能代表香港獨立樂壇的籠屋文化?

當然,你不要和我說作者的意思是,MLA是香港獨立樂隊中最具代表性的,因為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會是吊詭而又令人反感的。獨立樂隊嘛,理應百花齊放,哪能”被代表”呢?況且,被這樣一隊樂隊”代表”?有人服嗎?

所以,我相信作者拋的這句金句的意思僅僅是,MLA是香港獨立樂隊中他最喜歡的。

當然,的確也有很多人喜歡,否則作者不會這麼自信地作推介。不過我真的想說,由農夫到駱胤鳴到羅力威,香港樂壇一直在玩”屎中尋道”,這種現象之盛行當然是因為人才凋零啦,進而水鬼升城隍蔓延擴散一發不可收拾,你看文學界的向西村上春,電影界的彭浩翔,你看玩政治的陳雲,通通都是這類近乎變態和可笑的追捧。

好了,說回MLA,我一向不太感冒。廢話不多說,我只想想談談吹捧他的可笑之處。先來看看主場新聞是怎吹的:

今天新鮮滾熱辣上載的〈爺就是一名辭職撚〉,講述一位認為沒太多金錢也能生存的「爺」。這名要遠離群眾的人,霸氣地自稱「爺」。又原來,他除了是辭職撚,更是一名負心人。想辭職的,是你嗎?

哦,倒沒怎吹,倒是十分平淡的作簡介而已。或許欣賞者本人也說不出太多好話來吧。最後那句引誘式問話很有本土風味,純屬偷工減料好吃懶做的行貨套話,三唔識七胡亂的兜搭,我個人是十分反感的,不過香港很多寂寞芳心很BUY這些温馨提問,百試百靈,所以你會發現歌詞裡面也有很多。

要批判可以很多話說,不過我最想指出的僅僅是,自從陳雲大師扯起大旗之後,香港出現了很多氣燄逼人的”本土撚””城邦撚””反共撚”,這些人對於大陸文化以至於簡體字詞口誅筆伐,簡直到了不共戴天的地步,另一方面,一切可以和”本土”扯上關係的他們又會出盡吃奶的力去吹捧,又或者說一切他們想吹捧的就一定要扯到”本土”頭上去。

好了,問題來了,你要為MLA戴上”本土”這個光環嗎?有沒有留意到”爺”字根本就是大陸喱的潮語來的,這不是賣港的行為嗎?根本缺乏文化自信嘛!還有,拍那套被吹到上天的”低俗喜劇”的那位天才最喜歡就自稱”爺”的啦,這種字眼,這種姿態,哪裡有半點港味呀?根本就是不倫不類的港奸嘛!本什麼土呢?

最本土的,最寫實的,最能代表香港的,當然是個”撚”字啦!不過再一次,我必須說,這真的沒什麼好驕傲的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