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肛門塞3—-論黑羊領頭

上回提到,一班香港潮童在銅鑼灣玩快閃江南STYLE,結果引發很有趣的圍觀現象。正如我早已指出,這一輪的惡搞熱潮暗含了某些文化密碼,讓我們來慢慢解拆一下。

本土版快閃江南STYLE引發了觀眾的罵戰,DISLIKE始終領先LIKE的,其實喜歡不喜歡的道理都很明白——香港的快閃黨一向都是自HI的成份多,將街道當中露天排舞室又或者私家舞台,將自以為苦練然而仍然難登大雅之堂的舞技傾情奉獻,結果自然冷眼旁觀的多,投入欣賞的少。香港人本來已經喜歡看人仆街,碰着這等阻街獻世的行為,自然冷嘲熱諷當出氣的啦。不過這又偏偏惹起了另一群所謂正氣熱心充滿「正能量」的人反彈了:他們是跳得差,但敢出來表演已經很勇敢很有勇氣了…….

唉!情況可悲地與農奴們力撐農夫一樣—-他們係騎呢一點,咸濕一點,低能一點,但有哪個香港歌手像他們那麼勵志那麼關心學生呢?

不過,本土快閃黨之所以乞人憎,不應該歸咎於他們學藝未精跳得差,也不應說他們像農夫那類無料藝人竊據舞台污人耳目,甚至那些港女的舞姿散發着一種特有的粗俗味也不是原因,因為你比較一下外國人同類的快閃表演你就會發現,外國人也不是跳得並不特別好。那,分別在哪裡呢?

外國人較自然、外國人較有跳舞細胞,可能是,不過我們必須指出的是,最能區別香港版本和外國版本的不同就是那種「與眾同樂」的氣氛。香港的這些潮童,說是快閃,其實只是自己圍內出來玩,他們明顯經過精心排練,懶PRO的以為可以當眾表演了,結果,他們與觀眾之間就自自然然地形成了一層不可能同樂的隔膜。

當然,觀眾們不會主動加入一起跳也是香港人和外國人的分別,這也是文化分野造成的。不過如果要探求一下為什麼香港的這個快閃黨不能誘發觀眾的參與,恐怕也有點蛛絲馬跡可尋。只要你瀏覽一下心清眼亮的觀眾的留言,你就什麼答案都會找到。

對了,戴黑超的那個傢伙是相當有嫌疑的。他就是我們前面提到的,令人絕望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