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肛門塞2—-論振英與獨裁

梁振英跟在李剛後面,在畫面上令他聽命於京官的想像躍然活現於眼前,真是一種政治自殺。不過話說回來,這種「侍臣聽命」的意象倒又是一種中國人比較特有的,試想像一下,紐約市長朱利亞利跟在美國總統喬治布殊屁股後面巡視911災難現場,沒有人會覺得他是跟班奴才,沒有人覺得他矮了一截,當布殊發話說要調動全國之力幫助紐約,沒有人會認為朱利亞利唯命是從。

真的,西方人始終真是有獨立人格,而中國人,包括我們的曾蔭權和梁振英,平時再風騷高傲、再英明神武都好,一跟在某位”大人物”屁股後面,都自動自覺繑手低頭,一副嗒然若喪的臉貎,令人不忍卒睹。

中國人追求平等的艱難真是超出我們的想像。排資論輩的文化是如此根深蒂固簡直令人側目。就算是香港,你如果留意一下那些電影、音樂會或大型節目的海報,你會經常發現一個V字排陣,最紅最大粒的最前最中間最當眼,其他各位依其當紅地位逐級變小。即使有時有些人物明明是難分軒輊的,你都發現他們會被分出個高下主次莊閒出來,可以想像,有些時候你會很容易為這些勢利眼的做法感到憤怒,因為某位在你心目中很高貴很有地位的人放在了一位低能小丑的旁邊,呀不,是後面才對。

中國人文化據說有一種超穩定結構,這種結構會悲劇地令中國人始終會走向獨裁獨治。如果你希望反駁這個說法,你不妨看看這段片子,是一些香港年輕人(亦即是中國人啦)在跳韓國神曲GANGNAM STYLE,請問你能夠解釋一下,為什麼,為什麼他們能夠令人這麼絕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