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殤

沒想到在香港這個二十一世紀國際都市發生的撞船意外竟然可以傷亡這麼嚴重,其中一艘撞完還不顧而去,是危機感不足呢?還是人心真的涼薄?或許兩者都是吧。

本來,梁振英極速出現是他再一次表現躬親為民的機會,然而,一個小京官李剛的抽水,事件又變成了一件政治悲劇。

本來,想得美好一點,這只是中港同心合作救難,CY讓李剛先說話也只是禮貎,李剛做SHOW也只是為了爭取香港市民對中央的好感……..當然,這絕對只是異想天開。一圖勝過千言萬語。這張圖應該會成為西環治港的鐵證。politic is talk, 政治就是流言蜚語。雖然這些蜚語並不會改變現實。

鄭經翰(大班)於DBC數碼廣播電台中,怒批香港特區政府處理港燈沉船事故的手法差,他又指中聯辦副主任李剛昨晚高調探訪傷者及發表講話,令中央官員凌駕於特區官員,干涉特區內部事務,破壞一國兩制。

大班又指,特區政府缺乏災難意識,有特大意外時,官員也手足無措。大班直斥昨日事件發生,一眾問責高官也未有就事件出來處理,直指他們不知所謂。

人家說CY大權旁落,以前我不信,但現在我信了。不過沒辦法,這是共業。是香港人先合力把CY踩低,然後京官就自然大模廝樣騎上CY頭上。這又能怪誰?

又,妖道陳雲竟然又趁機出來妖言惑眾散邪播毒,陳雲呀,你小心日後閻王殿大審判呀!

南丫島海難,看來很邪門。那艘港燈的遊船,懷疑是在趕赴看煙花途中,切入渡海小輪的航線而被撞的。這是樂極生悲,冤哉枉也,期望死者可以放下恐懼和牽掛,投身淨土。匪國的煙花是不值得看的,如果國運昌隆,國慶是吉日,不會出災難,也許中共要滅亡,找香港人來陪葬了。中共沾滿千萬亡靈的怨氣,一旦中共運勢下降,怨氣就要爆發。往後香港人請遠離匪國的慶典,免去無謂損傷。五星旗猶如招魂幡,升旗禮等等,可避則避,免得招惹惡運。
(此外,北角村那邊,以前好猛鬼。我一九九六年帶學生去旅行,住三層村屋,早上見到女鬼走入大廳,見了我便慌慌張張遁入廚房,也許是因為我們遲了退房,她準時回來了。其事寫了入《香港大靈異》之內。不知北角嘴,是不是北角村對出的石嘴,待查。)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