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肛門塞—論惡搞與民主

2012年韓國神曲江南STYLE橫掃全球,緃覽各地的惡搞版本,我不禁忍不住覺得:一個社會的惡搞反映了它的民主程度,至少可以反映某些社會文化吧。

首先我們看看香港的”本土”惡搞吧,除了罐頭希特拉和現成周星馳之外,還有隊什麼神奇膠樂隊求其跟住跳,最有心的算是IPHONE男阿LO記了。

自己拍片跳埋舞,填上廣東話歌詞兼意有所指,似乎帶有批判姿態,”諷刺本地的媒體文化”云云,其實這種所謂”諷刺”只是充滿香港特色的隨口UP而已。而即使不考究文化工業理論,在一片惡搞潮中,GANGNAM STYLE原作的批判性也一早已被淘洗一空了,所以,惡搞版本的所謂批判諷刺毋寧是多餘的,它更像是無話找話而已,如果不是無病呻吟的話。

惡搞在這個CASE,純粹是找樂子,HAVE SOME FUN而已.所以,你說在此輪全球尋樂遊戲中,香港的惡搞有什麼特色呢?特色就是,玩惡搞都沉重過人,根本都不好玩不好笑。

你只要比較一下各地的版本,製作水平、唱跳水準不論,單單論那熱閙氣氛和惡搞本身的創意,你就可以看出分別來了。譬如台灣的,重新填詞拍片,生猛活潑,青春草根,不過最精彩的似乎還是純粹玩剪片的這一條

所謂惡搞三大元素,技術、創意、玩樂精神,香港作為一個國際都會,似乎全部輸晒。

PSY本身就被人以”騎呢”標籤,照理香港有很多這類人才的呀,很明顯TVB再一次顯示其笨拙,而那些王祖藍呀李師捷呀通通都太過自私、太缺乏與眾同樂的精神了,人家連BRITNEY和羅姆尼都玩了,我看見FACEBOOK有人發起了聯署要陳奕迅跳,好似要5000個LIKE,香港人竟然要乞一個明星討我們開心,替我們惡搞,你說慘不慘。

本來我認為越民主的地方惡搞就越有水平,但我看見新加坡也有人玩群舞,也很樂也融融、似模似樣呀,新加坡喎,據說是個極權國家來的呀!就算是大陸,也有一條濟南風格,雖然有點土,也不算太好笑,但其製作之認真、規模之宏大、動員力之強,惡搞得來也很有誠意了。

如果香港是比較民主的話,為什麼惡搞起來連新加坡和大陸都比不上呢?據我看,這裡面有一個社會凝聚力的反映,也就是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也可以扮學術的所謂”公民社會的活力”—-香港來說,真是令人擔心。

你比較一下香港和各地的惡搞,最大的分別就是一大班人一齊玩的,香港的就圍喂威柴娃娃自HI成份多,這真是香港最大的問題。

你說惡搞最厲害的是哪裡呢?本來,論製作之精良,花款之繁多,絕對是韓國人自己本身的,力的過剩是力的證明,韓國人不止貢獻出原創,他們甚至還有能力包攬模仿、惡搞、再創作。不過,在這一輪惡搞大戰中,冠軍我選了美國。

首先我們不要忘記,整個江南STYLE風潮就是美國幾個大腕歌星在TWITTER上散播引發的,再來就是PSY去美國”巡演”,這才能成為全球現象。

你看看美國人的惡搞,你真是由衷感覺到,這樣的人民你怎能征服呢?最精彩的例子無疑是以下這個,你可以清楚看到,美國人即使是惡搞都要做主稱霸的,他們暗地裡奪取了取樂的主動權,他們以超乎意料的方式讓PSY變成了配角,讓這個本應是快樂傳播者的主角變成了被美國人海量的歡樂所覆蓋淹沒,你從這個片斷真的可以看到本應是大明星的PSY好像變成了波叔出城的傻仔呢,因為他竟然不知道美國人已經掌握了一切,而他還傻乎乎的叫停音樂教人跳STEP呢:

 

 

中國濟南風格

http://www.pinshan.com/funny/joke/video/258828.html#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