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一路向西8–港女與做雞

從成龍到謝霆鋒,我們看到,香港男人完全退化了,而在女人那邊,只要你回顧一下香港三級片的發展,你大概也會看到同樣的悲劇。

你譬如說,1996年,李麗珍拍《玉蒲團之玉女心經》時身價高達四百萬,更厲害的是,當時她已高齡三十歲,一脫依然如此震撼。你再看今日那些什麼JEANA,身價有多少就不知道了,唯一知道的她連露三點的機會都沒有。前一套肉蒲團3D的雷凱茵,連人肉炸彈自殺式襲擊都做埋,身價是多少呢?30萬。

港女貶值貶得那麼誇張,能不令人不唏噓感嘆嗎?諷刺的是,叫雞電影擺明就是剝削女性,但一路向西竟然專設女性場,促銷賤招還包括購票之時男的自稱嫖客女的自稱做雞可獲九折及八折優惠,而我們竟然全聽不到有一點投訴反對的聲音,香港不是一個國際都會嗎?不是很多女性主義嗎?王迪詩呢?去哪了?

唯一看到有點批判的是一葉館石峻兄:

《一路向西》借東莞這片旅遊性地,探討社會問題,反思消費主義和階級剝削,有其觸覺敏銳之處,但談不上是文學。真正村上春樹的作品,對嫖妓和性消費,根本只當是人性的一部份,沒有甚麼特別的地方,像《舞舞舞》的五反田,以及《海邊的卡夫卡》的星野,他們沒對自己的行為感到疑惑。美國人Salinger寫的《麥田裡的守望者》,一樣是滿書粗口,亦以相似的角度,看年青人尋歡泄慾的問題,但Salinger探討的,是更高層次的人生問題。而個人認為《一路向西》最大的問題,是以男性的肉慾全面代表男女間的情慾,不斷以難堪的名稱稱呼女性性工作者和樣貌平庸的女性,以及女性性器官,這些都不應是笑話的一部份。以看不起女性的情緒,來反思階級剝削的不是,我不認為這是合理的構想。http://yiyeguan.blogspot.hk/2012/09/blog-post_25.html

當然,最諷刺的是,香港人返大陸叫雞,然後拍成電影,而大陸的乳牛又紛紛前來獻身,好像在說:做雞沒什麼大不了,只要是能夠光明正大的做……..

做雞是沒什麼大不了的,雖然現實的確是如此,但我真的很好奇,當向西春上村樹隆而重之的將自己的動情力作寄給小思時,她會不記得向西呢?她對於向西細膩地重現自己在為人民幣服務時的說話和動作時,她會有什麼感覺呢?她會因為向西的生花妙筆感到自己做雞做得很成功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