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一路向西7

前文說到一路向西根本不是樂而不淫而是淫而不樂,因為向西春上村樹並不是一個膚淺的作者,他寫的表面是咸古,實質上包含了很多香港人生存的屈辱,正如上文指出,貫穿在向西大陸尋歡過程中,有很多令他感到好似惡夢般的”香港處境”回蕩着。

一路向西的「不樂」,其中一個顯而易見的證據就是其「獨白」。你試想想,如果這個主角是真的是去尋開心,為什麼他的獨白是這麼沉重、這麼哀怨、這麼死老豆咁款的呢?

而我們必須指出,其實這種死老豆式的獨旁基本上是香港一大文化特色來的,香港電影的獨白絕對沒有深情、真摯、溫柔、活潑,絕對沒有。清一色全是這一類死老豆式叫人反感的語調。你不說別的,單單看兩條作為新一代代表的兩條片子就一清二楚了,一條是中大迎新片:

一條是著名的浪漫火腩飯:

真的,香港電影是拍不出真誠自然出自肺腑的獨白的,通通都是男的扮低沉、女的就扮卡通聲,做作得要命。

所以你說吧,一路向西這種電影可以代表香港?是可以,但不要忘記它代表的是一個悲哀的香港。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