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一路向西6

說到香港的電影,你不要說李小龍了,功夫裡包含的不只是體態的完美、技藝的精深,還能表現思想的深度、正義的力量,還不止,還有哲學的光芒、民族的火焰………就算是成龍,你看他的警察故事,看他雨傘勾巴士,看他扯吊燈墮樓,你看他怎樣俯衝下山坡追賊,你看他怎樣一下SWING過牆,這些赤手技藝,真的是令人由衷的喜歡和佩服,精彩處絕對比起mission impossible那些假得誇張的特技來得更加賞心悅目扣人心弦。

為什麼?因為這些表演除了那種dare-devil不要命的拼搏和夠膽,當中還有純熟的身手和技巧,這些膽色和技巧加在一起,的確是值得那個年代的電影人自豪和驕傲的,的確是值得多角度、慢鏡重播一睇再睇,以至於在續集要再重播一次!

但是,當你看到二十年後謝霆鋒又去學人跳巴士追賊,被威也吊着好像一塊木頭一樣被巴士直撞,你還好意思多角度顯示其慘狀和笨拙?

說回一路向西這套電影,不要說什麼本土什麼香港製造了,看見有人又搬出一向為淫邪說項的那四個大字也是十分諷刺的。那四個大字,當然就是:樂而不淫了!

但這完全錯了!一路向西這小說和電影樂而不淫?剛好相反,一路向西的特點是「淫而不樂」。因為盲的都看得到,向西根本就一點享樂精神都沒有,他根本活得苦哈哈,即使去叫雞去尋歡,回蕩在他腦際繞纏在他心靈的,不是軟肉溫香,而是被基金佬強姦的屈辱而是與無趣港女談情的挫敗!

在這裡,我必須強調一下,我說陳雲完全捉不住向西春上村樹的本質,其理在此。基本上很多人沒有留意到,貫穿在向西村上春作品的一條主線就是對於港女的批判。基本上我們可以直接說,他去叫雞本身就是一種控訴和反抗,而控訴和反抗的,最直接的對象就是港女。他去叫雞,基本上不是去尋歡,而是去尋求救贖。

當然,如果我們挖得深入一點,向西要控訴的當然就是整個香港社會的文化,因為無論是基金佬又好港女又好,都是香港社會的產物。

所以說,那些笨賊把向西的作品視為”本土價值”的勝利,那是十分諷刺的。你只要看看最後向西以其深情的筆觸,說自己把作品獻給小思,你就知道,這是一個喪失了主體的香港人向大陸臣服、一個遊魂回歸母體的寓言。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