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向西村上春5

陳雲的所謂分析,很多時都只是意淫而已。所謂用文學理論去分析向西村上春樹,只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本來他像一個宅男一樣津津有味地回味當中的有味情節,並不是什麼壞事,壞就壞在他寫的爛文,知識分子明報竟然照登。近日陳雲寫的那篇什麼鬼「重造封建、再立共和」,其意淫的程度基本上比起意淫向西村上春更甚,但明報依然照登不誤!不過明報連沈旭暉萬言書都能登了,也沒差了。

說回向西春上村樹本身吧,他的實力固然是有目共睹,但正正是這樣,他不是投稿到字花、參加青年文學獎,而是投身於高登,其實是一種墮落,是一種對文學的諷刺,是一個寫作的笑話。當然,更墮落的是其後被蕭定一相中拍成蕭氏三級電影,然後一眾很明顯有豐富人文修養博雅情懷的高士變成窺淫阿伯,為了表示自己夠IN夠OPEN,個個看完還要競相撰文推許稱讚大件夾抵食呢!

其他的我都不說了,但看到有人又準備打”本土”的飛機:

如果說《低俗喜劇》為引香港人笑而拍,那麼,《一路向西》背負「香港電影」的使命會更大。

我又不得不嚴正指出這種謬誤了,如果《一路向西》這種電影獲得了「香港電影」的認證,向全世界宣稱:看呀,這就是典型香港電影了,它充份說明了香港電影的水準…………這,和宣稱近日反日暴動的愛國青年代表了最優秀的中國人,有分別嗎?

對於香港電影,一直流行一個迷思,也是很多電影人很喜歡吹噓的,什麼我們香港人勝在夠靈活啦、他拍戲根本不需要劇本啦、香港演員很專業很捱得,同一時間拍N部戲、直踩N個鐘……..

每次聽到這些論調,我都既悲哀又好笑。最值得一提的莫過於武打/動作片了,老實說,這類片子的確可以代表香港,的確是香港電影真正的遺產。然而,如果你要去”顯擺”:你看,我們的龍虎武師多大膽呀,多不錫身呀,多不要命呀,你看那場撞玻璃頭破血流、那場跳樓斷腳、那場一棍摳頭暈左架真係…………請問,那是多麼令人不安、多令人不忍卒睹的事呢?說到底,這些又有什麼值得吹噓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