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陳雲論向西4

從以上的分析可見,陳雲煞有介事的分析向西春上村樹很明顯是掛羊頭買狗肉的,他在FACEBOOK上還隆重其事的自稱自己用了文學理論去分析叫人學習呢,真是有點掩耳盜鈴的味道。

真的,只要你細心看看那些貎似是文學分析的部份,你就知道陳雲根本就是信口胡吹的,譬如說:

向西的小說佈局,是單線的,情節也沒什麼刺激可言,細節描寫則是中規中矩,這正是通俗文學的特色。

三國演義是通俗小說,達文西密碼是通俗小說,哈利波特是通俗小說,佈局單線嗎?情節沒什麼刺激可言嗎?如果那是通俗文學的特色,那只是香港通俗文學的特色罷了。

所以,現在你明白我為什麼說陳雲掛羊頭買狗肉,一本正經的分析批評是假,暗地裡享受那些低俗趣味是真。想想他重述”點解要係假波”那一段時掛在嘴角的笑?

話說回來,如果陳雲是認真分析向西村上春的那些所謂”小說”—-其實可能只是散文來的—-他必須先幫我澄清一下”事件””情節”和”故事”的分別,這樣我們才會明白為什麼向西的小說是單線、情節不夠刺激云云。

眾所周知,”國王死了,王后也死了”,這是兩件事件,”國王死了,王后傷心欲絕”,這是情節,”國王死了,王后隨後也心傷至死”,這才是故事。而向西的故事,簡單點說是,”國王去叫雞,感覺很新奇”又或者”國王去叫雞,愛上了妓女”,無論怎說,其實都是阿媽係女人、情節地反情節,這些”故事”之所以會被接受其實乃在於這些故事的原型一早已經存在於讀者心中,所以讀者基本上不需要被情節去吸引被細節去說服,你試想想”叫雞結果愛上妓女”這是怎樣發生的呢?夠說服力嗎?有那種感情深度嗎?這很明顯是一種CLICHE和通俗想像而已。

所以,陳雲煞有介事的用”敘述者”去評論向西,其實真是大可不必,雖然向西的吸引力基本上的確也是全繋於他的”敘述”(narration)之上。話說回來,向西如果要寫小說,正確的故事格式應該是”國王去叫雞,王后染性病”.

順帶一提,”國王死了”體爆紅,網友添磚加瓦,最後一句是我加的:

国王死了,皇后去浴室用霸王洗頭水,是成龍

國王死了,王后立即去夜蒲慶祝,是錢國偉

國王死了,皇后拿國王用過的枕頭磨蹭下體,王子趁亂出櫃才是蔡明亮

國王死了,王后就赤手空拳以一敵百擊退外敵,是甄子丹

國王死了,王后每晚与国王的鬼魂在胡搞,是黄百鸣;
國王死了,王后在灵堂挖着鼻孔放声大哭,是星爷;
國王死了,王后爬过百丈城墙翻过几十个障碍物之余还可以讲一大堆耶苏的肯定是成龙

國王死了,皇后(一定是叫「阿寶」)發現自己與國王分別也經常劈腿,而自己的好友竟然是國王的秘密情人,是葉念琛

國王死了,皇后突然搭上時光機,和菩提老祖聊天,是劉鎮偉

國王死了,皇后狂爆粗,然後殺到四圍是血,再找人攝錄起來,是彭浩翔

國王死了(麥浚龍飾),是黃精甫

國王死了,王后被捉了去拍A片!是蕭定一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