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陳雲論向西村上春樹(一)

以前有個美國哲學教授,運用所謂的佛洛伊德分析小弟我的詩作,天馬行空的淫猥叫人嘆為觀止,當然,當時我已經立即證明了這位哲學教授的分析其實正正流露了他本人隱藏了至少兩層的淫猥本性—-今日我又突然發覺,儒門正統、大師陳雲竟然也是向西村上春樹的FANS,你看他寫的長篇分析就知道他看得多麼仔細,多麼津津有味了!

人之大欲嘛,本來正常不過,偏偏這些大學者道貎岸然的公開表演倒是更加增添了性的神秘和趣味。

你看陳雲這篇東西,雖然最後和稀泥的說什麼向西走紅是有理由的,但基本上通篇都是踩阿向西春上村樹的,什麼”敘事觀點簡單,故事結構單線,猶如深夜聽到隱名的電台節目主持人在講他的懺情記”啦,”中世紀的懺悔錄風格”啦,什麼復古寫法啦,”恍如回到小說的蒙昧時代”時代啦。

既然如此,我們不禁會問這樣一個問題,如果向西寫得這麼爛,陳雲又怎麼能夠忍受呢?他不是應該向呵斥蝗蟲一樣呵斥向西這類假貨的嗎?陳雲還說,向西用的是北方白話文,”顯示本地青年讀者對廣東文化無自信心”,這對陳大師來說,絕對是十惡不赦的大罪呀!然而,事實是他不止能夠忍受,而且忍受完之後還要洋洋灑灑寫了一篇分析。

這種現象,正如我之前從哲學教授的分析,當中包含了一種「代入的焦慮」,譬如說,我的詩作天真無邪,着力探討和表現的很明顯地愛情的眾多面向和深度,但色迷迷的哲學教授竟然加油添醋繪形繪色,自行想像出一個我連一個字都沒提過的”又圓又大的屁股”來。

很明顯,陳雲在向西身上投射的無疑也是這樣一種心理:這位老師傅以既投入又冷漠的眼光看着新來者盲摸摸,他很想取而之親身上陣,因為他對箇中技巧掌握得十分純熟,他恨不得自己來一展長技。

話說回來,你看看網上批評向西文筆或故仔其實平平無奇的意見也是有的,這些沒有跟隨大眾起哄追捧向西春上的,無疑都是見多識廣經驗豐富的色中老馬。如你所知,陳雲大師也是……

http://www.facebook.com/notes/wan-chin/%E9%99%B3%E9%9B%B2%E8%A9%95%E8%AB%96%E4%B8%80%E8%B7%AF%E5%90%91%E8%A5%BF-%E7%B6%B2%E7%B5%A1%E4%BB%A4%E5%B0%8F%E8%AA%AA%E5%BE%A9%E5%8F%A4%E6%88%96%E6%98%AF%E5%80%92%E9%80%80/4795891153983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