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成敗論陶君行

這麼多候選人當中,我最關心陶君行的勝敗。結果,真係又衰多獲!而且,陶君行的失敗,是失敗到連新聞報道都不予重視的程度,因為出鏡受訪的黃洋達。

陶君行主打”堅持”,水平和眼界其實等同農夫這對低能樂壇組合,因為農夫一出道就高歌賣弄”堅持,幾多錢一茶匙”,騙純情小學生是足夠有餘的,不過你話選立法會,還來這套又怎行呢?

本來賣”堅持”等同賣”悲情”,偏偏陶君行名校出身,有種莫名其妙的”驕傲”令他放不下身段去流眼淚去乞票。他以前被黃毓民等批評”唔嗲唔吊”,一副根本唔恨入立法會的樣子。其實這種態度直至今年都沒有變過。

當然,你比較一下蕭若元也要跪地,你比較一下幾乎所有告急的政治元老們,那種狗急跳牆,那種不顧身世,那種不擇手段,陶君行的傻戇其實也是挺可愛的。

真的,本來我對陶君行沾沾自喜的個性也挺白眼的,不過有一次看選舉論壇令我對他多了一點看法:主持問他,選了那麼多次都輸,這次又輸怎辦?陶君行不是趁機打悲情牌,而是對香港人”以成敗論英雄”的現象提出了指控。

各位同學,在我們立法會選舉的整個過程中,我們聽得最多,毋寧是赤化的恐嚇、賣大包的承諾、黨派的互相攻訐……還有像吳文遠主打的哀咒:你看香港人活得多慘呀!多沒尊嚴呀………

而陶君行呢?當人人都竭力賣乖,向選民獻媚的時候,當黃毓民也要跟風說什麼”本土”的時候,像他這種對香港文化提出如此不留情面、深刻而正確的批判的人,真是絕無僅有的。

你不妨回想一下,到底有誰會這樣傻哈哈的在這個時候對香港人對香港文化提出批評的呢?

真的沒有,因為其實我們的選舉基本上是自吹自擂大會,是鬥大聲鬥罵街鬥臉皮厚大競技,同時也是一種千方百計吹捧、鞏固香港人自身的價值的運動。而像陶君行這樣能夠提出如此理性而具有哲學高度的深思,一挖挖到我們香港以至於中國人文化病灶,刺痛香港人的自尊,這樣的傻人,真的沒有多少個。

當然,陶君行再唔嗲唔吊,他還是在選,他應該還會再選的,因為他也是香港人,成功對於他來說—–就好像白韻琹吸引着馬草泥一樣—–有種超乎我們能夠理解和抗拒的,吸引力。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