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洗腦與抗爭

香港的抗爭,是一種嘉年華式抗爭。安全至上。靠人多。靠持久戰。

前兩天有個花絮,就是民主女神像風波,本來令人一陣興奮,喂,真係六四呀,香港六四,戰火重燃,勇呀!可惜,結果你是知道的。這個小花絮引發出一大陣議論,實在是令人嘆為觀止。不過怎說都好,這個民主女神像之所以受到抗拒,與其說它代表了大中華/悲情/乜乜物物,不如說它象徵的是……..一種危險。

又或者昨晚,傳出有人請臨記搞事惹火頭,但這樣的消息不是要人義奮填膺,要人憤怒發作,要人把這些人捉出來毒打,而是呼籲參加者要冷靜!

 

這次國民教育還未成功,但個個都已有了成功的喜悅。因為聚起來這麼多人本身已經是一種”成就”,一種目的。其實不要說是”撤回”,即使是”撤銷”,也不能算是什麼成功。如果梁振英把國教撤回,改以學校學生自願形式參加,沒有推行年限,絕對不強推,總之願者上釣,後果你覺得,會有任何不同嗎?除了以後社會多了一個禁忌,市民多了一個人人都可以隨意掛在口邊痛扁親政府政客的話題,有什麼成功可言呢?

今日新聞:失業教師反洗腦 被控顛覆政權

這是發生在大陸的,這種新聞肯定會引發”好在我們在香港,好在我們還有抗爭自由”的反應。不幸的是,抗爭真的不可能是快樂和安全的,只有這種在大陸真正冒險犯難的抗爭才可能有根本的改變,而且還要很多很多這些肯犯險的人才行。

這個陳平福,寫的文章真是字字看來皆是血,而且他的書寫抗爭簡直已到了”拼命如病”的地步,然而如果不是因為被起訴,根本沒有人看他的文章。所以,要打倒共產黨,始終是要有些名人敢為天下先才行的,光明正大的寫寫這類有血有肉的文章,不是喊句仆街就收檔那一類。

杜汶澤,香港由你來帶頭怎麼樣?我信你的,你是串得起的。

又,陳平福對於洗腦教育的文章很適合香港使用,不過他提到製造腦殘的方程式是:封鎖信息+洗腦教育=制造腦殘

幸好香港還有資訊自由!不怕不怕!除非你認為香港的傳媒根本也是洗腦工具吧?……是嗎?…..不是吧?